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休休记(探花剑神探案事故)第一章 杯中鲤 08

我家正德小天使最可爱!不服来战!

——————————分割————————————

八 锦衣一诺


说瞎话如何收场这种事情李寻欢也没想好,西门吹雪这样不言语则已,一开口有理都能被他搞得仿佛反派一般的说话风格更是于事无补,毕竟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李寻欢真是心酸极了,偶尔想无理一回救点人也能被所救之人坑上一把。这般运气也是世间少有了,曾听人道爱笑的女孩往往运气不错,那他李寻欢也是爱笑之人,看来爱笑的男子往往是运气极差了。

顶着长乐九英和石心老人的怒视,李寻欢正想胡乱讽刺几句,索性把仇恨都拉到自己身上得了,救星却是来了。一个穿着飞鱼服的俊俏青年大摇大摆地走进店里,环视一遍众人,对着长乐九英那边举起一块令牌,道:“没凭没据的,莫要落人口实,回去吧。”一脸狐假虎威的得意之态。

长乐九英气得差点又要动手,为首者却已经看清青年手中的令牌,心中一凛,拦住八英,转身轻声对石心老人说了几句话,老头颤抖着拔出手腕里那把小刀,冷着脸走了出去。长乐九英中虽有不忿者,却也无奈一同离开了。店里一片狼藉,剩下林家的镖师们面面相觑,那青年笑嘻嘻地走到李寻欢和西门吹雪面前。

“那老头是你伤的?”青年问李寻欢。

“嗯。”李寻欢点点头,他看那青年唇红齿白,眉清目秀,想起龙小云,颇有些感慨,“不知这位官爷官居何职,如何称呼?”

“嗯……”那青年想了想,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这身衣服,呵呵一笑,道,“我是北镇抚司总旗朱寿,来此查案的。你们是林氏镖局的镖师?”

“不是,他们是。”李寻欢指了指林家几个镖师。

“咦?那你为何伤那石心老人?”朱寿有点奇怪,“你们有恩怨?”

“恩怨倒是没有,只是事关我与朋友清白,不便作壁上观。”李寻欢以前与锦衣卫也打过交道,他自然知道北镇抚司的人都是做什么的,倒是没见过这般好脾气又直率的。

“你与朋友的清白?你们被人冤枉了?”朱寿追问,显得好奇而兴奋,“不如跟我讲讲怎么回事,我是锦衣卫,我可以帮你们。”

李寻欢闻言笑了,便把事情从神河镇阿明的死开始说起,把所发生之事说了个七七八八,那青年锦衣卫皱着眉听完,说:“你们的冤情恐怕与我查的案子有点关系,凡事讲究证据,你们若真的不是凶手,我自然会给你们做主,不过你们这样脱离羁押跑出来查案也不合规矩……”他话虽如此说,却也没有找二人麻烦的意思,想了想,道,“要不你们先跟着我,反正我想我们查的八成是同一件事情,此事其实和官府也有那么几分关系,刚才那几个也不全然是江湖人,你们这样随便下手伤人,就算确实厉害到能以一当百,到时候踢到铁板,也不只是百人的麻烦了。”

李寻欢听朱寿啰嗦一堆,话里话外竟然是维护他二人为多,也是有些好笑。这锦衣卫总旗也是够清新脱俗的。

“总旗大人,你与我二人非亲非故,为何要如此相助?”李寻欢觉得好笑,也是对耿直之人行耿直之事,他以为如此率直之人,便当如此直接相问,方可显尊重。

“哎,我是官,你们再厉害也是民,你们平白蒙冤,我自然要帮你们,不然怎么对得起这身飞鱼服,对得起皇恩浩荡?”朱寿北面对着皇城方向抱了一拳,嘴上说得大义凌然,脸上却笑得眉飞色舞,兴高采烈,直如唱戏一般开心。

李寻欢心中大乐,面上仍是得体的微笑,甚至还带上了几分承情的谢意,这谢意倒也不是作伪。朱寿虽然说得好笑,但不乏真挚,也不知皇城的指挥使大人是哪里找来的这么个活宝。

西门吹雪目睹李寻欢陪着朱寿一口一个皇恩浩荡也是目瞪口呆,和那几个镖师一起哭笑不得地听了一会儿,实在是觉得荒唐。

“锦衣卫查案,为何跑来这里?”西门吹雪也不是没和锦衣卫打过交道,他大约猜到锦衣卫在此所为何事,但若是此事真与阿明的死有关,那一时半会儿还真解决不了。

“哦对,我还有些事要问林氏镖局的镖师。”朱寿这才想起自己的事情,立刻转头蹿到林家镖师几个面前,同样很是诚恳地问道,“你们到底丢了宁王什么东西?”

众人哗然。

“我们真的不知道啊!”为首那镖师颓然往椅子上一坐,“交货的时候我们清点过东西,一样也未少,谁知道宁王府一口咬定我们丢了他们东西,连是什么东西都不肯说,又突然传来决明那孩子的死讯,这都是怎么回事啊!他离家半年有余了,就算那趟镖真的丢了什么东西,这笔账怎么也算不到他头上啊!真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对啊,就算丢了什么,也肯定是我们交了货之后的事情了,东西易手便与镖局无关,这是江湖规矩,怎好算到我们头上!”另一个镖师也是愤愤不平,想来这些时日他们这憋屈也是无处发泄,此时朱寿问来,竟是一股脑儿宣泄了出来。

“诶,行了行了,你们也有冤情是吧。”朱寿这锦衣卫总旗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的,听一众镖师七嘴八舌一番怨怼,面上竟然显出几分慌乱来,“总之……总之,你们说你们没丢东西,有谁可以证明吗?”

“总旗大人,谁丢的东西并不重要。”李寻欢叹了口气,“关键只在,丢了什么。”

朱寿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却又自己皱皱眉,嘀咕道,“这有什么好关键的。”他又在众镖师之间打量了一番,说道,“你们总镖头在哪里,我要问他话。”

“他前些天去了神河镇,我们也是来接他回去的。”

“哦……”朱寿把玩着佩在腰间的绣春刀,仿佛在考虑什么,随即对李寻欢道,“那我们也一起找到他们总镖头再说,有些事情,镖师不知道,他总镖头总该知道。”

“就怕他知道也不愿说。”西门吹雪冷不丁插了一句,把朱寿吓了一跳。

“你……”朱寿其实早已注意到西门吹雪,话说像西门吹雪这样的人,很难不被人注意,可他坐在那儿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实在是太过于浓烈,再加上李寻欢总是自觉地接过所有话头,朱寿也乐得不跟西门吹雪说话。

“林老爷确实不愿跟我们说明实情,不过,或许会愿意对总旗大人说。”李寻欢温和地望着朱寿脸上变化的小表情,心中升起一丝暖意。

TBC

评论(6)
热度(11)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