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休休记(探花剑神探案事故)第一章 杯中鲤 07

七 飞刀再现


李寻欢知道,这个世界的人是不会知道他是谁的,就像他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那些江湖客都是谁,纵然过去李寻欢的名号一出口,不管是麻烦还是仰慕都会随之而来,如今这里,没人知道李寻欢是什么人,当然,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实力。西门吹雪可能能猜到几分,但他认识西门吹雪几年来也从未出过手,西门吹雪也只能靠一个武者的直觉猜测他的实力。

“两位,这是我们与林氏镖局的恩怨,二位若只是看个热闹那也便算了,我只劝你们莫要插手。”长乐九英有九人,方才不忿李寻欢二人态度的也不过二十来岁年纪,此时出声的这位男子俨然似是九人之首,站在首位,言语沉稳,右手却不着痕迹地按在腰间的佩刀上。

林家镖局那边其实也不认识李寻欢和西门吹雪,他们是来寻自家老爷夫人的,没想人还没找到,却先碰上了麻烦。

“不插手不插手,你们先打,我等着就是。”李寻欢这话发自真心,他是有问题要问林家镖局的人,但他也想知道这长乐九英和石心老人与林家镖局有什么恩怨,是否与阿明的死有关系。西门吹雪从一开始就对这两边的人不感兴趣,一眼也不用看也知道他们都是些废物点心,若不是李寻欢仿佛对这闹剧颇有兴趣,西门吹雪只想上楼睡觉。他对李寻欢的想法不以为然,不论是什么江湖,江湖事要是能靠嘴巴问出真相,那也不用练那么多年武艺了。

长乐九英那边其实对李寻欢的态度是非常不满,但他们看不出李寻欢二人的深浅,并不想多事,见二人没有出手帮助林家镖局的意思,也便随他们去了。

“哼!你们这群走狗,我们少爷都已经被你们害死了,还想怎样?!”林氏镖局的人自己已经焦头烂额,更是管不了李寻欢二人。

“早叫你们交出东西来,你们不听,人死了还要怨到我们头上,这算是什么事!”长乐九英中有个鹅黄色衣服的圆脸少女不悦道。

“林家小儿自己寻死,我等不管,只要交出东西,我石心老人自然能担保没人会再找你们麻烦。”与长乐九英站在一道那枯槁的老头也开了口,嗓音沙哑,像是有多年都未曾说过话。

“天杀的老妖怪!”林家镖局众人怒喝,“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西门吹雪抬起了头,李寻欢立刻微微摇了摇头,他冷然扫了李寻欢一眼,又顾自喝起茶来。西门吹雪不懂李寻欢到底想干什么,过去陆小凤虽说多事,但要请他帮手总会与他事先说清缘由,不会像李寻欢这般没头没脑也不让他上楼休息。其实他们两个这暗号打得,却是双方都会错了意。李寻欢以为西门吹雪抬头是不耐烦了想动手,西门吹雪却只是懒得再看,想先回房休息。不得不说,李寻欢看人的眼光也是几十年如一日地没什么进步。而西门吹雪这半句话也不愿多解释的性子也是改不掉的。二人相安无事共处多年,可能还是因为西门吹雪这事不关己全无所谓,不论怎样都不给反应的脾气,不然就李寻欢这样没什么事情都能东想西想把自己纠结死也不愿说清的主,换个能给点反应的人,早被他气死了。

就在两人这一交换错误的暗示之间,林家镖局的人却已经忍不下去,一掀桌子,动上了手。长乐九英看上去也很是高兴,显然这九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好脾气,能动手的事情,何苦要说清。

这一打起来,双方的实力居然也差不太多,那老头没有动手,只是在旁捻着胡子看着,还时刻注意着李寻欢和西门吹雪这桌。

长乐九英既然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手上就算没有大本事,也绝非易与之辈,林家的镖师居然能与他们打成平手这倒是大出李寻欢的预料。镖局的生意,本是凭人脉关系多过凭实力,这林家镖局的镖师之中,居然也有二三好手,实在难得。

不过这也不过是与寻常江湖人比,西门吹雪看来,这些人缠斗在一起,只如小儿打闹,无趣至极。他拿着茶杯,想着应当配上些茶点吃吃,却感觉到了一丝令他不快的注视。他抬起眼,与石心老人四目相对。看来也并非全是废物,西门吹雪想,刚想放下茶杯,转念又望了一眼李寻欢,还是没把杯子放下去,若有所思地望着杯底的茶叶。

石心老人还是出手了,李寻欢也发出了飞刀。西门吹雪笑了。

“你笑了。”李寻欢也笑了,他也是第一次见西门吹雪笑。

“我笑不得?”西门吹雪仍在笑,他笑着望着钉在石心老人手腕上那把飞刀,望着石心老人吃惊到不能自已的表情,和一点点滴下他手腕的殷红色的血。

“什么……什么时候……这刀??”长乐九英与林家镖师们居然又拆了好几招才意识到不对。回头看去,望见石心老人的狼狈样子,皆是大为吃惊。

“你!”石心老人强忍着疼痛,瞪大了眼睛,他可不是长乐九英那样勉强跻身高手行列的人,李寻欢没有听说过他,还真是因为李寻欢孤陋寡闻,方才不出手也不过是想看看那二人到底想做什么,他根本没料到李寻欢一出手居然是如此惊世骇俗。

“我还想问林氏镖局的几位镖师一些问题,他们若是死了,我便问不出答案了。”李寻欢叹了口气,眼中却满是嘲讽的笑意。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这么说也不过是出手的借口。

“多谢兄台出手相助。”林家镖师中为首一人抱拳行礼,他自然知道石心老人若是出手后果会是如何,“敢问兄台所问何事,我等知无不言。”

“呵。”西门吹雪轻笑一声,李寻欢却是满脸尴尬,心道这镖师也是耿直得可以。


TBC

评论(1)
热度(11)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