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休休记(探花剑神探案事故)第一章 杯中鲤 06

六 莫道别时容易


“唉,你说这林家夫妇到底知不知道阿明参与了那趟镖?”灯火摇曳,李寻欢的侧脸瘦削,在烛火的映射下微微发红。他们二人与红鲤进屋详谈,继续方才被打断的对话,这时候李寻欢才发现,西门吹雪从阿芝那里得到了许多他想知道的消息。

“我就是那时候认识了阿明。”红鲤说,虽然面上仍然带着笑容,但李寻欢看得出几分苦涩。

“姑娘节哀。”

“我有什么好哀的,你们不都觉得是我杀了人吗?”红鲤讽刺道。

“适可而止。”还没等李寻欢觉得愧疚,西门吹雪就这么淡淡地说了一句,也听不出他到底是着恼了还是只是为李寻欢解个围。不过红鲤白了他一眼,居然真的闭嘴不言了。

“镖是宁王的镖,丢了东西也是宁王的东西,那如果东西不是丢的,而是阿明拿走的,那么他就有理由被杀了。”李寻欢分析。

“但阿芝说她不知道丢的是什么。”西门吹雪说,神色肃穆地走到窗前,望向阿芝住的那间厢房。那间房的灯早就已经熄灭多时了,此时夜深,小姑娘也已经睡熟了。

“呵呵,镖局都不知道丢了什么镖,那还真是可笑呢。”红鲤讥讽地一笑,倒是也道出了李寻欢的想法。

“那姑娘可知道,阿明是否和丢失的货物有关呢?”李寻欢问。

“这我也不清楚,我们并没有和护镖的队伍一道走,只是远远跟着,路过他们总行的时候,有一夜他没和我在一起,我猜他是回了一趟家里。”红鲤回想着当时的情境,“如果东西是他拿走的,那他会放在哪里呢?杀害他的人难道不是要找到那东西吗?”

“……”李寻欢想了想,要知道丢的是什么,恐怕还要在林家夫妇身上着手。

“唉,你们爱如何便如何,我只提醒二位,那林家夫妇不是什么好东西。”红鲤叹了口气,又朝西门吹雪抛了个媚眼,见对方仍旧冷冰冰的,吐了吐舌头,从窗口跳了出去,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她倒也是个不错的姑娘。”李寻欢怅然望着红鲤消失的方向,那身红衣和她俏皮的表情让他想起另一个少女。

——

次日清早,李寻欢被武捕头喊醒,原来昨日上面下了命令要彻底封锁神河镇,他是来叫林氏夫妇赶紧离开的。林老爷和林夫人立刻打算动身离开,西门吹雪皱着眉看着他们捧着骨灰盒站在门口等小八把马车赶过来。

“你们儿子的死,不追查了?”李寻欢也对这怯懦行径颇为不齿,但他也想到,或许这二人心底早已有了答案,甚至根本都不需要来这里。况且他们对红鲤颇为忌惮,红鲤却又说他们不怀好意,对于他们两边,李寻欢是谁都不相信。

“客栈也烧了,在神河镇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查的了。”林老爷神色憔悴,眼窝里无神的双眼里充满了血丝。林夫人则恍恍惚惚的,一只脚踏进了马车里,一只脚还踩在地上,裙子下的两条腿露在了外面都浑然不觉。

李寻欢一时怜心大起,也不再逼问,西门吹雪看到李寻欢的表情,已经知道他老毛病又犯了,但他没说什么,甚至从他的表情上都看不出半点变化来。西门吹雪把阿芝抱上车,回头将休休记的门板一块块拼上,看了一眼站在一边怅然若失的李寻欢,道:“我们也可以走了。”

“对,我们也要走了。”李寻欢喃喃,望着马车离开留下的飞尘,转过头,西门吹雪抱着剑,站在休休记的门前。他抬头看了看写着休休记的那块用作门匾的木头,那是两年前他亲手写的字。今天他就要离开这里,或许再也不回来了,就算能回来,一切也都不同了。

二人各怀心事地走到神河镇的尽头,武捕头正等在那里。

“我们要走了。”李寻欢微笑。

“你们要去哪里?”武捕头闷声问,脸色灰败。

“洪都。”

“你们是要去寻找真凶吗?”

“对。”

“你也……”西门吹雪突然插嘴。李寻欢愣了愣,再仔细望一眼武捕头,不由一阵悲戚。武捕头的脸色惨灰,双瞳已经开始飘忽涣散,浑不如往日炯炯,想来也是染上了这厉害的瘟疫。

“我信你们不是真凶。”武捕头惨然一笑,钢刀撑在地上,支撑着他全部的重量,“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我也……我不甘心!”

“我们会找到真凶的。”李寻欢收起笑容沉声道,他本不是个喜欢变化的人,这场浩劫打破了神河镇的平静,也打破了他这两年给自己精心雕琢的一个岁月静好的谎言。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对西门吹雪说,“我要先去趟铁匠铺。”

西门吹雪心中一凛,眼神灼灼,此时的李寻欢,就如一把已经出鞘的刀,温和的眼神下,藏不住的是一种孤狼般的凌厉。

“好。”

神河镇的铁匠早已逃走,走过空荡荡的锻造台,冰冷的火炉,李寻欢的披风拂过积灰的风箱,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失望的神色。西门吹雪环视周围,走到堆积了一些灰尘的杂耍器具的角落旁,伸手翻动,一个铁盒子露了出来。打开盒子,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十二枚三四寸长的飞刀。

李寻欢笑了。

——

让飞刀开刃的时候很快就到了。两人终于离开神河镇才不到一天,就在落脚的客栈里撞上了林家镖局和另一伙人的矛盾。

“他们是谁?”李寻欢端坐在桌前,也没有放下酒杯,若无其事地唤来一个伙计,问道。

“啊呀!”伙计又惊又惧,却也不敢不来,哆嗦到李寻欢他们这一桌,“那边穿的一样的是林氏镖局的人,另一边……另一边是长乐九英和……石心老人他老人家呀!!”

“石心老人是谁?”李寻欢听说过扬州的长乐帮,但从未听过石心老人的名号。

“你是什么东西?!竟连石心老人的大名都没有听过!”那长乐九英其中不知哪个突然出声,俨然极是看不惯李寻欢和西门吹雪那么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态度。

“我?”李寻欢笑了,他觉得这似曾相识的场面很是亲切,“我叫李寻欢。”


TBC

评论
热度(3)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