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休休记(探花剑神探案事故)第一章 杯中鲤 05

五 红鲤


“放开我丈夫!”

西门吹雪带着两个人落地,却发现自己掷下来的剑已经握在了林夫人的手上,正指着自己。李寻欢自己的情况也不算很好,但西门吹雪在看到自己的剑落入林夫人手上的那一刻就甩开了两人,他只好勉力扶住昏迷的林老爷。

“吹雪。”李寻欢轻声唤道。西门吹雪的脸色阴沉,整个人周遭的空气仿佛凝固一般,比火焰燃烧所生出的烟雾更令人窒息。

林夫人也感受到了从西门吹雪身上直逼而来的这股无法忽视的凌冽剑意,她身后的车夫小八早已经吓得面如土色,她好歹身负几十年功力,倒也没有被这股剑意吓倒,死命支撑着。

“林夫人,林老爷昏过去了,我要是放开他,他恐怕会倒到地上去。不如你过来扶住他,或者,我将他扶过来交给你?”李寻欢其实挺无奈的,他已经猜到林夫人为何对他们如此忌惮了,而西门吹雪并不知道。西门吹雪不光不知道林夫人为何这么紧张,还对她拿走他的剑这一行为感到愤怒。平日里李寻欢就无法控制西门吹雪的行为,愤怒中的西门吹雪会做什么,他更是毫无把握。他们相识不过两三年,过去李寻欢自知了解龙啸云,却屡屡遭其背叛,他以为了解林仙儿,却害了诗音。李寻欢早就不再相信自己的判断,虽与西门吹雪相识两年零四个月又一十六天,他却不知对方是善是恶,是正是邪。

“你不要耍嘴皮子!放开我丈夫!”林夫人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你们都是一伙的,我儿跟窃镖的事情一点关系也没有!当时他根本就没在护镖的队伍里,你们为什么要杀他!!”

“我杀人只用剑。”西门吹雪冷冷道。

“真的不是我们做的。”李寻欢叹气,差点没被西门吹雪气死过去,“林夫人,你冷静想想,我方才差点与你丈夫一同死在这客栈里,我若是凶手,又怎么会搞得如此狼狈?”

“你们自己狗咬狗,我怎么知道!”林夫人并不傻,但她到底是个女人,一个女人在遭遇爱子惨死这种事的时候难免会失去理智。李寻欢很理解这种感觉,凡事涉及到自己的儿子,一个母亲又怎么能保持冷静呢?所以他没有生林夫人的气,依旧想解释清楚。

“林夫人,我们真的不认识红鲤,那只杯子是十日之前一个女子送给我的。”李寻欢温言道。西门吹雪听完这句话,收起了他的杀气,满脸困惑地扭头望向他。

“你先放开我丈夫!”林夫人有些松动,但仍旧十二万分警觉。

西门吹雪随手把林老爷揪起,一点不含糊地直接朝林夫人甩了过去。林夫人反应也不慢,立刻接住自己的丈夫,扫了一眼似乎并无大碍后便推给了小八扶着。

“剑。”西门吹雪说。

林夫人略一犹豫,还是把剑扔还给了西门吹雪,然后问:“那这火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人想要销毁证据,也可能是有人想杀你丈夫吧。”李寻欢笑了笑,“当然,也可能是有人想杀我。”

“你说,那只杯子是一个女人送给你的?”林夫人问。

“对。”

“什么样的女人?”

“年轻,漂亮的女人。”李寻欢微笑。

“是红鲤!”小八脱口而出。西门吹雪想起方才在店里林夫人砸碎的那只杯子,杯中的图案正是一条红色的鲤鱼。

原来林老爷在客栈原来阿明住过的那件房间里也看到了一只红鲤杯,当场惊慌失措地倒退几步惊呼出声,这般失态自有缘由。询问之下,李寻欢得知,这红鲤原来是一个女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她的眼睛里常常溢出星光,她的长发比跑得最快的汗血宝马的鬃毛还要油亮,她喜欢说话,说起话来的声音就像是小溪里欢腾的水花撞击在石头上,她也喜欢笑,笑起来的模样能让太监都意乱神迷。

她是阿明的情人。

——

林老板醒来后,长长叹了一口气:“作孽啊!这都是造孽啊!!”

林夫人已经有六分相信李寻欢了。其实只要是女人,都很容易会相信李寻欢的话。但李寻欢看得出,林家夫妇是知道一些内情的,只是不愿意说出来。他陪着林老爷和林夫人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始终套不出什么话来,道了声早些休息后也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西门吹雪在等他。

“我这就跟你解释。”李寻欢正想跟西门吹雪交代林老爷跟他说的那些关于红鲤和阿明的事情,西门吹雪却摇了摇头表示不需要。

“林家是开镖局的,一个月前接了一单镖。”西门吹雪顿了顿,“而那趟镖,阿明也参与了。”

李寻欢有些惊讶:“小八跟你说的?”

“阿芝跟我说的。”

“你觉得那趟镖有问题?”

“阿明半年前就离家出走了。”

“谁?!”李寻欢轻喝出声的同时,西门吹雪已然拔剑跃出窗外。

“呵呵。”一个娇俏的红衣女子站在休休记后院的磨盘旁边掩嘴轻笑。

“红鲤?”李寻欢也跃了出来,而这女子正是十日之前赠杯之人。

“对。”

“火是姑娘放的?”李寻欢问。

“你猜。”

“为何要将那只杯子赠我?”

“你生的俊俏。”红鲤笑盈盈地说,身姿曼妙,一步步走近西门吹雪。

“姑娘,你怎么一边夸我俊俏,一边却往我这位朋友身上靠呢?”李寻欢平生也算是阅花无数,自然不会被一个妙龄少女一句调笑话就吓倒,“不过我先提醒你一下,我这位朋友可并不像我一般怜香惜玉。”

“……”西门吹雪冷淡地望了一眼几乎要倒到他身上来的红鲤,随意地走开了一步。

“唉,你这位朋友真是不解风情啊。”红鲤假装叹气,眼里却是满满的笑意,“你怎么不问我来做什么?”

“你连谁放的火也不愿告诉我,我又何必问你别的?”李寻欢说,“夜里天凉,姑娘要不要进来坐坐?”

“哎,火不是我放的,你信吗?”红鲤还是笑盈盈的,笑容却有些变化,“毒也不是我下的,你信吗?”

“说实话,我真的不是很相信。”李寻欢很诚实地将自己的真实感受说了出来。

“我信。”西门吹雪说。

评论(4)
热度(8)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