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休休记(探花剑神探案事故)第一章 杯中鲤 04

四 焚心问道


李老板和林老爷离开了一段时间后,小八和阿芝帮西门吹雪把院子里的饼搬到了后院的厨房里,外面黄纸烟灰漫天飘飞,实在既煞风景又倒胃口,虽说西门吹雪在饼上盖了块布,但小八和阿芝都觉得任凭如此美味放置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着实不美。

“多谢。”西门吹雪虽然没觉得这件费时费力的事情有什么做的必要,但还是礼节性地表示了感谢,并亲自泡了一壶茶,拿出几个茶饼来招待小八和阿芝。他们就坐在厨房里喝茶吃茶饼,隐约可以听到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呜咽和诵经的声音。

“夫人不知怎样了,我去看看。”吃了两个茶饼,小八觉得太硬了,不是很喜欢,想到林夫人还一个人待在店里,略有些担心,便拍了拍衣服站起来走了出去。

厨房里只剩下阿芝和西门吹雪,大眼瞪小眼。阿芝啃着茶饼,觉得不如老婆饼好吃,小眼睛忽闪忽闪地望向那些老婆饼。西门吹雪皱了皱眉。

“吃多了不好。”

“西门叔叔,你看上去不像一个做点心的。”

“我不光做点心。”

“你还做什么?”

“……”西门吹雪没有回答,他垂下眼,仿佛经过风雪洗刷的浅灰色睫毛遮住了他瞳仁中流转的光华,但阿芝还是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她不知道她感受到的这种莫名的寒意其实叫作,剑意。

沉默了片刻后,阿芝大了胆子又问:“西门叔叔,刚才陪我爹出去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李寻欢。”西门吹雪说出这个名字,望向门外,望向客栈的方向,视线仿佛可以越过围墙一直落到这个名字的主人身上。阿芝刚想再问什么,林夫人那个方向传来一声惊叫。

“娘!”阿芝跳了起来。没等她回过神来,西门吹雪已经走了出去。

对,走了出去。他没有显得匆忙,但就是在阿芝喊出娘之前就已经踏出了厨房的门,在阿芝站起身之前就已经掀开了布帘,在阿芝追出去之前站到了林夫人的面前,无声无息。

林夫人哭红了眼,但并无大碍,小八蹲在地上,西门吹雪看到他手上捏着一片瓷杯的碎片,没有说什么。这个被打碎的瓷杯是李寻欢的。

“夫人方才……失手打碎了这个杯子。”小八捡起了几块较大的碎片,上面还粘着几片茶叶。

“我会赔的。”林夫人冷冷道,抬起头,哭肿的双眼中闪烁的却是凌冽的目光。

“随意。”西门吹雪没有在意,从角落拿出一把扫帚,又对小八说,“让开。”随后也不管那些流散的茶水,将那些碎片茶叶全数扫到了一边。

阿芝早已进来,但看到这幅景象也不敢多话,等西门吹雪扫完地,立刻跑上去揪住了他的衣摆。西门吹雪回头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微微欠身,把阿芝的小手从自己的衣摆上摘下来。他没有很用力,阿芝的眼眶却红了。

“别哭。”西门吹雪轻轻说,一把把阿芝抱了起来,放到自己肩上。

阿芝惊呆了,坐在西门吹雪的肩头一动也没敢动。她虽然已经有七岁,但生的瘦弱,因为紧张又蜷缩着,看上去便更瘦小了。林夫人和小八也是目瞪口呆,一个男子让一个小娃娃坐在自己肩头,这行动本身已经足够离经叛道。

西门吹雪显然不是会在乎这种事情的人,他扛着阿芝走到一个红木柜子旁,指了指柜顶一个狭长的匣子,问阿芝:“够得到吗?”

“够得到。”阿芝伸出手,“要取下来吗?”

“嗯。”

阿芝将那匣子取了下来,抱在怀里。

“重?”

“不重!”阿芝抱紧匣子,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芝儿,下来!”之前是震惊于西门吹雪的行为而一时忘了作为的林夫人厉声呵斥。

西门吹雪回头冷冷地扫了林夫人一眼,林夫人顿时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袭来,她原非弱质女流,只因痛失爱子而憔悴仓皇,但她竟是被西门吹雪这一眼望到一时难以动弹。林夫人的脸扭曲起来,“你!”

阿芝似是畏惧母亲,挣扎着欲从西门吹雪身上下来,剑客也没有固执,将她放回地上,接过她手中的匣子。他打开木匣,里面装着一把长剑。他取出剑,放下木匣,淡淡地对屋子里的三个人说,“走吧。”

“去哪儿?”林夫人警觉地问。

“客栈。”

林夫人脸色一白,“我不去!”

“客栈着火了。”西门吹雪淡然地讲出这句话。

“什么?”林夫人大惊,冲到门外,果然看到客栈方向已经升起了浓浓黑烟。西门吹雪也走了出来,阿芝和小八跟在他身后。他和阿芝走过林夫人的时候也没有停下脚步,小八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林夫人看着他们三人的背影,咬了咬牙,也追了上去。

……

滚滚浓烟条条火舌中,李寻欢架着失去意识的林老爷,四处寻觅出路。如果没有带着一个累赘,他早就逃离客栈了。可是林老爷昏迷不醒,李寻欢着实无法放着他不管,虽然他也觉得这是个并不明智的选择。

“唉,今日……难道要死在这里?”当另一边的楼梯也已经被大火卷没,李寻欢不禁感慨出声,他从不畏死,想到也许今日要将这条性命交代在此地,他甚至感到一丝前所未有的轻松。周遭的灼热令人窒息,李寻欢放下林老爷,坐到他身边,无奈地叹了叹气,“对不起……”

话音未落,他突然捕捉到一阵强烈的寒气,身边的墙面瞬时被刺穿偌大一个洞口,碎木翻飞,火星在地上弹跳着,随即被一脚踏灭,一个影子落到了李寻欢的身上。

“走。”

西门吹雪一剑刺破火墙,闯进了客栈。这一剑割裂了烟雾和火舌,剑气所向,数丈之内竟再生不起火焰,只余下木梁纵横焦黑。

“吹雪!”李寻欢站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西门吹雪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看出李寻欢吸入了不少黑烟,恐怕已是强弩之末,便反手将手中之剑掷了出去,一手拎起林老爷,一手揪住李寻欢的后领,往掷剑方向飞身跃了下去。

TBC

评论(3)
热度(10)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