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休休记(探花剑神探案事故)第一章 杯中鲤 02

二 蒙冤


神河镇的捕快已经很久没有处理过死了人的大事了,但他们还是第一时间包围了休休记,并向里面喊话:“李老板,西门师傅,麻烦你们出来!”

此时还没到开门的时候,但捕快刚喊完话,李老板就卸下了一块门板,走了出来。

“捕快大哥,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是不是有个叫林决明的少年来过你这儿?”

“是有个少年人来过,不过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李老板又拆了几块门板,“各位进来说话吧。”

捕快们没动,为首者继续说:“你可知道那个少年已经死了。”

“死了?”李老板露出了惊愕的表情,随即惋惜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

西门吹雪也走了出来,正好听到这一句,皱了皱眉。

“你们是最后看到他的人,我们想请你们到捕房走一趟。”

“好。”李老板点了点头,温顺地走到捕快们中间。西门吹雪也没有表示异议,把店铺的门板又插好,也跟着走到李老板身边。

“那就得罪了。”捕快头子向手下打了个眼色,手下就拿出了镣铐走到了二人面前。

西门吹雪皱起了眉头,略带不悦地望了一眼那个捕快,捕快被他看了一眼,脚下一软,差点没摔倒。

“吹雪,不要。”李老板微微摇了摇头,出声阻止。

“我们是疑犯?”西门吹雪问捕快头子。

“……对。”捕头也有些腿软,他自然也听说过这二人时常引得江湖人前来试探,但职责所在,他也只得硬着头皮回答。

“吹雪,清者自清,我相信捕快大哥会还我们清白的,别让人难做。”李老板试着安抚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冷冷地望着一圈捕快,就如一把随时会出鞘的利剑,把这十几号人看得脊背发凉。李老板有些无奈,只得向那个捕头说,“我们随你去捕房,这个……就算了吧。”

捕头的冷汗已经滴落到地上,赶紧点头,“好,好,两位请。”那个拿镣铐的捕快也是如释重负,立刻麻利地将东西收了起来。西门吹雪身边冰冷的空气慢慢少了寒意,虽然他依旧冷着一张脸,但总算没人感到脚软了。

“好啦,走吧。”李老板一边向捕头苦笑,一边拉了拉西门吹雪的衣衫,西门吹雪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还是走了起来。

休休记和捕房有些距离,神河镇的镇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如此浩大的声势了,纷纷凑过来围观,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李老板依旧一派从容地微笑着回应路人的指点,西门吹雪则目不斜视地走在李老板身侧,对一切熟视无睹。

两人跟着捕快们来到捕房的刑讯室,李老板就像是进酒楼吃饭一样,坐到审讯犯人用的椅子上,西门吹雪环顾四周,看没有多余的椅子,就在李老板斜后方挑了个地方站着。

“二位,接下来我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最好如实回答。”捕头说,有意无意地偷瞄西门吹雪,见他并没什么反应,略松了一口气,问道,“昨天,林决明是什么时候到你们铺子的?”

“捕快大哥,我还不知道你说的林决明,是否是昨日来我们店里那个少年。”李老板指出,“可否让我看看那少年的尸首?”

“这……”捕头略有难色。

“好吧,就算那个少年便是林决明,昨日他是在傍晚过来我们店里,买了五个老婆饼,便走了。”

“那之后你们二人做了什么?”

“之后赵家的小晨和磨坊的梅姨也在店里买了一些吃食,天色一暗,我就关了铺子。”

“关了铺子之后,你们又做了什么?”

“我看了一会儿书,随后吃了晚饭,便休息了。”

“那他呢?”捕快望向西门吹雪。

“我练了一会儿剑。”西门吹雪说。

“练剑?”

“嗯。”

“噗,捕快大哥很惊讶吗?”李老板笑了,“我们来神河镇两年,两年间,寻衅上门的江湖人士络绎不绝,你不会没有听说过吧?”

“你们真的是隐居的江湖高人?”捕快没有想到两人仿佛没有隐瞒身份的打算。

“算不上高人,不过,确实也曾在江湖上混迹过。”李老板露出唏嘘的表情,随后看了看捕头愕然的样子,觉得有趣,“你好像很惊讶。”

“那之前你们为何要隐瞒?现在又为何告诉我?”

“我们从未隐瞒。”西门吹雪插话。

“是啊,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可此前那么多江湖人……”

“他们不会好好问,我为何要回答呢?”李老板淡淡地笑着,笑容谦和。

“那你是假装被他们殴打吗?”捕头自然也是听说过此事的,这还不是故意隐瞒实力,那什么叫故意隐瞒呢?

“他喜欢。”西门吹雪又冷不丁插了一句。

“……这,李老板的兴趣很独特,嗯,很独特。”捕快有些不自在。李老板听到西门吹雪这么说,一阵苦笑。

“我只是不愿多生事端罢了,谁会喜欢被人打呢?”

“……我觉得你是喜欢。”西门吹雪认真地回答,李老板哭笑不得,也不再反驳。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这……人是你们杀的吗?”

“不是我。”李老板摇摇头,问西门吹雪,“你呢?”

“我要看看尸首才能确认。”西门吹雪回答,李老板又是一阵苦笑。

“那劳烦捕快大哥带我们去看看尸首。”

“……”捕快看到西门吹雪一脸严肃,不由发憷,“这……我先去问问仵作,二位稍等片刻。”

刑讯室终年不见天日,潮湿阴冷,捕头离开没过一会儿李老板就受了凉,开始咳嗽。西门吹雪默默地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李老板身上,李老板抬头冲他笑了笑以示谢意。

“你说会是谁杀害了那孩子呢?”

“不论是谁,与我无关。”西门吹雪漠然道。

“那你觉得与我有关?”李老板笑着问。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西门吹雪说。

“此事恐怕也与我无关,但我想知道是谁杀了那孩子。”

“何必如此麻烦,你我与那少年并无交情,此事既然与你我无关,我们大可以换个地方继续隐居。”

“哦?我也从未问过你的过去,只知你剑法卓绝,难道你过去便是个懦夫?”

西门吹雪面色一冷,目如寒光:“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懦夫。”李老板的笑意中略带讥讽,“那孩子知晓不打扰我们的平静,是个好孩子。却惨死在你我眼皮底下,凶手已然是不把你我放在眼里,这你都能忍,不是懦夫又是什么?再说,走当然不难,此地困不住你我,但你我一走,便坐实了这个杀人的罪名,难道你喜欢别人当你是凶手?”

西门吹雪平静地听完李老板的话,说道:“我本就杀人如麻,并不在意被当做凶手,你不用激我。”他顿了一顿,继续道,“你若真的想追查,那就追查吧。”

“多谢。”

“不用,我过去也有个爱管闲事的朋友。”

TBC

评论(3)
热度(13)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