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休休记(探花剑神探案事故)第一章 杯中鲤 01

警告:不是CP,纯友谊。


一 、圣人休休焉

神河镇上有家糕点铺,名曰休休记。铺子由两个人经营,一人在院中制作,一人在铺中售卖。偶有路过的江湖人,只要还不瞎,都能看出此二人形容仪表皆是风度非凡,便常有人思忖他们是否是隐居的江湖高人,不过镇上的镇民们几年来光顾这铺子,却有另一番看法。

阿明是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人,他并不会什么高深的武功,不过轻身功夫还过得去,性情也算得上随和不争,离家闯荡半年有余,倒也没有如一些初涉江湖雄心万丈的冒失少年一般迅速陨落。不过,阿明的好奇心很重,他并非是路过此镇,而是在四日之前偶然在一间客栈中偷听到邻桌对话,听那几人提起这个镇上有这么一间铺子,有这么两个可能是高手的人。左右无事,又心生好奇,再者此地离他所在也没多远,他便轻装简骑特意到此,就为见识见识所谓的隐逸高人。

“小二,后街那糕点铺里的老板,不是本地人吧?”江湖上打探消息自然首选酒铺客栈,阿明在这镇上唯一的客栈——清凉楼中住下,伙计上来送饭,他便拿出一排铜钱,向伙计打听那高人的事情。

“对啊,小公子也是江湖人吧,这儿来来往往的江湖人,都喜欢问他俩的事情。”小二笑嘻嘻地收下钱,轻轻掂了掂,铜币在他手中发出了略微沉闷的声响。

“那他俩到底是什么人?”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呀,他们确实有些古怪。”

“怎么古怪?”

“小公子,我还没说完呢。休休记的老板姓李,是个读书人,说起话来文绉绉的,人也文雅得紧,就是好酒,整天整天喝得醉醺醺的,不过你要是跟他说话,他答你话时候可一点也不迷糊,只是跟你算钱会算错,而且只会少收,从不多收。”

“那他到底是清醒还是糊涂呀?”

“我哪知道,我看他也就是个落魄书生,中不了举,便开了这个铺子。”

“那还有一人呢?”

“就是那做糕点的师傅啊。皮相是好看,可也就是个寻常糕点师傅,他不怎么言语,做的东西也就那样,不过,他们家的老婆饼是真的好吃,小公子若要去光顾,一定要买点尝尝。”

“那之前是不是也有江湖人去找他们?”阿明听小二描述那二人,略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有些不甘心,继续追问。

“有啊。”

“那他们是什么反应?”

“之前有人故意上门挑衅,把铺子都砸了,李老板还被他们打了一顿。”小二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所以呀,你们这些江湖人总觉得咱们这种小地方会有什么隐居的高人,哪有那么多高人嘛。”

虽然小二说得无趣,但阿明还是不甘放弃,一吃完饭就跑到了休休记门口。李老板坐在里面,果然书卷气十足,穿着一件灰黄色的褙子,若有所思地怔怔望着店里的糕点,旁边的桌上还放着一壶酒和一个杯子。

“老板,来两个老婆饼。”

李老板抬头,温和地笑了笑,站起身,拿了一张包饼的油纸,问他:“只要两个吗?我们店里的老婆饼味道不错,现在天气也不热,多买几个也放不坏的。”

“那就来四个吧。”阿明闻着店里的味道,觉着确实香甜,盘算着就算铺子主人不是什么高人,若是饼真的好吃,也算没白来一趟。

李老板认真地包了四个老婆饼,用一根细细的褐色绳子系起来,递给阿明,“八文。”

阿明接过饼,看包得这么严实,有点懒得拆开,就递了十文过去,自己另外拿了一个饼,咬了一口。李老板也没数钱,直接把钱放进了小柜的抽屉中。

“嗯,好吃!”阿明发现小二没骗人,这饼确实比他之前吃过的老婆饼都要好吃。

“这是我们师傅祖传的手艺。”李老板笑着介绍。阿明打量了他一番,发现他还真是除了身上有酒气之外,几乎没什么醉态,眼神清明,温文尔雅,谈吐如常。

“我可否见见做饼之人?”阿明问。

“可以,我叫他出来。”李老板见怪不怪一般,转身走进后院。过了一会儿,李老板带着一个穿着围裙的男子出来,“公子,这便是你要见的人了。”

“幸会,你做的老婆饼很好吃。”阿明诚恳道,“大哥怎么称呼?”

男子容貌清俊,神情淡漠,看不出年纪,黑发中夹杂着几缕白发:“西门吹雪。”

“西门大哥,你们两个在此地待了多久了?”

“两年。”西门吹雪回答,安静地望着阿明,仿佛在等待下一个问题。

“公子也是想试探我们武功吗?”李老板突然插话,笑眯眯地问阿明。

“那你们会不会武呢?”阿明只是好奇,并没有什么其他心思,问得简单直接。

“会。”西门吹雪回答。

“我可不会。”李老板白了西门吹雪一眼。

“噢!那西门大哥你厉不厉害?”阿明见二人有问必答,很是高兴,继续追问。

“哈哈,公子想知道这些做什么呢?”李老板似乎并不希望西门吹雪再这么有问必答下去,赶紧插话。

“我只是好奇。”

西门吹雪看到李老板的眼神,微微点了点头,对阿明说:“你问的够多了。”然后自顾自走回后院去了。

“公子,你知道我们店为什么叫休休记吗?”李老板问。

“为什么?”

“这是庄子里面的话,圣人休休焉则平易矣。平易则恬淡矣。平易恬淡,则忧患不能入,邪气不能袭,故其德全而神不亏。”

“我不读庄子。”阿明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说,好奇心不要太重。”李老板说话的时候一直是笑着的,笑得很亲切,很平易。

此时阿明已经知道这二人的不凡,也看出他们并不想被打扰,思忖了片刻,还是决定不再打扰人家,于是便告辞离去。

他离开后,西门吹雪又从后院走了出来。

“你似乎不讨厌那个孩子。”

“嗯,他有点像阿飞。”李老板坐在桌前,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轻抚着杯沿,迟迟没有端起杯子,“他是个单纯的孩子,我怕他这样单纯,容易被人骗。”

“他轻功不错,也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应该不会很快就死。”西门吹雪冷然道。

“哈哈,之前那些寻事的人来招惹你,你也没杀了他们呀。”

“你怎么知道我没杀。”

“……”李老板愣住,“你什么时候杀的?”

“我不杀无聊之人。”西门吹雪摇了摇头,又走回后院。

“呵,口是心非。”李老板望着晃动的布帘,笑了笑,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第二日,小二在客栈的水井中发现了阿明的尸体,神河镇已经十几年没有死过江湖人,一时间,全镇都陷入了恐慌。而镇上的捕快第一个怀疑的,便是休休记里的二人。

TBC

评论(7)
热度(13)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