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原创】十一月四日详见留言 1.1

类别:推理悬疑类

背景:当代都市

警告:角色三观不等于作者三观,涉及事件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第一章 神才负责原谅

第一节 听说你是黑客


肖雅楠在去办签证的路上掉到河里溺死了,警方初步推断是意外。这件事在当地报纸上占了一小块版面,肖雅楠的日常照在眼睛的地方打了个码,不认识她的人也看不出这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妹子是谁。

同城一个妹子意外身亡,这件事本来和孙磊也没啥关系,最多是和同事聊聊的天的时候会被提上一两句,而对于孙磊这个在公司干了两年半连隔壁桌姓啥也不是怎么确定的人来说,这个可能性也不存在。但是等他下班后开了游戏,上了YY,才发现原来早上滚动新闻里这条的这位妹子,他居然还认识,游戏大号叫“吃俺一个大桃子”,“大桃子”是他们玩的这个叫“王朝Ⅲ”的大型网游里的奶妈门派回蓝的一个技能“掷果留香”的别名,因为技能发动后,效果就是扔出一个大桃子而得名。

“怎么回事?”孙磊在一大堆哀悼的刷屏中点开一个叫“最强候补队员”的名字,发了一句。

“桃子昨天下午去世了。”对面秒回。

“你还好吧?”

“不好。”对面的回答依旧耿直,“不聊了。”

孙磊也没再回复,点开自己的竞技场战绩,自己的角色——一个输出职业的人妖号“柠小鱼”和一个叫“尚书台暴力奶妈”的输出职业的PK战绩,2胜27负,这个输出小号就是桃子的,她一直玩的是奶,但也有输出或者MT职业的小号,且非常精通,毕竟妹子的理想是进电竞圈。孙磊还真不是随便玩玩才输给了妹子,而是他的的确确比妹子弱,还弱很多。他擅长的并不是竞技,而是投机。虽然没见过面,但孙磊把桃子,也就是肖雅楠是当朋友的。他有点后悔刚才去问“最强候补队员”此事了,因为那个人在游戏里和桃子最熟,就连孙磊这种半点八卦之心也无的人都知道,他们非常亲密。

YY里的追悼大会已经结束,但也没人在这种时候还冒出来谈下本什么的,或是下线,或是玩自己的去了。

孙磊意兴阑珊地登出游戏,登陆平日常混迹的论坛,随便地刷着贴子,看到一个挂盗图的贴,点进去看了看,虽然和寻常挂盗图的贴没啥两样,但下面的回复里艾特了他:“@o0鱼松0o 鱼松太太!求吊打盗图狗!”他拉上去又看了看那叠图证据,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循着被挂那画手的IP黑进了人家的系统,找了原图又还原了过程,发现叠图只是巧合,他就默默地退出来,回到论坛,留言:“查过了,不是叠图。”他随手刷新了一下,那条留言马上有人回复“楼主要向画手道歉”“楼主sb无误”“楼主想红,大家帮帮她”这一类的玩意儿,有一条等级1的菜鸟小号回了一句:“鱼松是谁?为什么她说没叠图就不是叠图?这图叠得很明显啊!”孙磊苦笑了一下,刷新一下,那小号瞬间被无数回复吞没了:“艹连鱼松大大都不认识”“层主吃顿好的吧”“[可怜][可怜]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人人都有一个”“别欺负新人,科普链接http://xxxxxxxx”……他看着这些熟悉的话语,心中无名火起,找了几个言辞激烈的,封了他们的IP,然后自己回复那个小号:“我是个黑客,我黑进画手系统里看了她绘画过程。@纨夜泠_ 妹子,过程都还原在你系统里了,你想发帖澄清就发,想挂我就挂,我没看你别的东西。”那画手妹子也在线,而且她刚才是感觉到有人黑了她电脑的,不过她也是论坛老人了,知道是谁,胸中坦荡,甚至还有几分窃喜。因为人家鱼松太太的影响力可比她大多了。这帖子在孙磊看到之前就已经挂了一个多小时,他看到之后又折腾了半天,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那小号也没再回复,画手妹子倒是愉快地发了澄清贴,还向他道了声谢。至于这个挂人的楼主,不知是没在线还是装死,也没有半点回复,帖子也就沉下去了。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论坛就是孙磊建的,起初的时候他很关心这些挂人事件,非常用心地黑进去,搜出线索证据,发出来给别人看,有些非常谨小慎微的偏执狂的“作案”证据十分难找,他甚至会请几天假特意来进行这项“副业”。上他这个论坛的有男有女,什么圈子的都有,他也不精心管理,随便招了几个论坛管理员就当了甩手掌柜,这几年,那些管理员相继沉寂,他想找新的,但也早已不怎么认识论坛中的新人了,也就继续这样不管不问,任其自由发展。不过,他这个论坛上无甚理由就叫骂的人却真的非常少,早些时候甚至连冷嘲热讽的话都不怎么有,就是因为有他常用IDo0鱼松0o这个号,看不下去就给人下几个病毒盗几个社交账号,纯粹以毒攻毒,以打我一巴掌卸你一条腿这种反社会的方式顺利建立了白色恐怖。至于为什么还是有人愿意在这个论坛玩,那就是因为有他可以给网上的这些恩恩怨怨举证或者反转,一句“你怎么不敢上XX论坛挂人,在这儿偷偷挂,肯定是羡慕人家给人泼脏水吧”或者“你说你没做,那敢不敢上XX论坛讲”就能把人逼来。

不过近几年,他也不再那么频繁去逛论坛了,贴子实在太多,他管不过来,早就不看消息提醒,就随机挑几个看看了。

他想着今天这妹子好在是无辜的,不然又免不了有人要举报他侵犯隐私啊什么的,他不懂法律,但觉得黑别人电脑肯定比侵犯隐私要严重吧。再严重的事情也不是没做过,这点算啥?

他撇撇嘴,洗洗睡了。

第二天他不当班,所以一直睡到中午才饿醒,一边吃速冻水饺一边打开了游戏,昨天那个他也勉强算认识的同一个帮会的“最强候补队员”私信他:“听说你是黑客。”

“嗯,怎么?”他单手打字,问道。

“我想请你帮个忙,价钱你开。”

“什么事?”

“http://xxxxxxxx”对面发来一个链接。

他点开链接看了一眼,就马上切回游戏,道:“你在S市吗?约个地方面谈。”


TBC

评论
热度(2)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