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溺(冬盾,警匪AU) 平安夜贺文,一发完

警告:这是甜文,别被标题迷惑了

 

俄罗斯黑帮和墨西哥毒帮一直在84分局的辖区——杜莎港口争个不停,自从那些俄国佬们的老Don那个蠢儿子在上个月不知道被谁杀了,这两家的争端一触即发,就跟素了百八十年的花花公子一下子撞进了花柳巷一样,那叫一个干柴烈火。

“什么年代了,还争地盘,黑帮那些家伙的脑子都是Barton收藏的过期奶酪么?”

“嘿!我在这儿呢!”Barton转过椅子,怒视说这话的Stark,“你来这儿干嘛?难道你不该待在楼下和尸体为伴么?”

“Wow,我可是专程给Natasha送尸检报告的,还记得吗?那个黑帮二世祖,Ewan或者什么的。”他扬了扬手里的报告。

“不是每个俄罗斯人都叫Ewan的,天才。”红发警探撩了撩她的长发,从Stark手里拿走报告,随意地翻看起来,头也不抬,“你可以走了,再见。”

高调的M.E被打发走后,警监Fury从他的办公室走了出来,扫视了一眼他忙碌的警探们,神色略带凝重。

“怎么了?”Coulson问,有些担心地瞥了一眼Rogers的空位,他正在执行外勤工作,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抓住坏人”,这件事听上去就挺有风险的,不过Rogers很少出错。

警监皱了皱眉头,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这不是个好兆头。

“你们还记得前年失踪的那个警探吗?”他问。

所有人心中一跳,怎么会忘记呢?每个人都记得清清楚楚,也许那是大多数人第一次见到Detective Rogers那么失态的样子。那可是Steve·Rogers,不是什么容易激动的菜鸟。

“他怎么了,boss?”

“缉毒局的同僚们找到他了,他现在正在缉毒局。”

“嘿!太好了!”Barton率先喊了起来,所有人的面孔上都露出了和他相似的表情,这是干这行的一个简单的道理,一个警探失踪了一年多,几乎没有人会妄想他还能活着回来,所谓的搜索活动只是在寻找尸体罢了。失踪已久的同僚找到了,这理应高兴才对,可是Fury的脸上没有一丝悦色,他们知道警监是个严肃的人,可是这也太过分了,“有什么不对吗?我们难道不去把他接回来吗?”

“……情况很特殊,他极有可能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同僚了,我会慢慢对你们解释,不过请你们先不要将这件事告诉Rogers,我认为他需要一点时间做好准备接受这件事,以免做出什么……”

“啊?我已经给他发了个短信。”Wilson不好意思地举了举手机。

——

感谢Wilson因为无时无刻记挂着他退伍老兵俱乐部的伙伴而犯的错误,Rogers第一时间赶到了缉毒局,还带着刚逮着的那个墨西哥毒帮的半大小子。

“喂!我身上又没毒品!”那小子无比幽怨地抱怨。

“可是你砸了一家珠宝店,我有理由相信你是想抢劫里面的珠宝。”

“我们不是讨论过这事了吗?那家店是俄国佬开的我只是……”

“安静。”

Rogers本来是凶案组的,不过很早以前就调到了84分局,缉毒局里他也有几个老朋友,就像现在朝他走过来的那位Carter女士。

“哦,嘿,Peggy。”他有些尴尬,但并没持续多久,Carter脸上的表情,让他深感不安。

“Cap,Barnes中士他……”他们三人都系出行伍,所以言语间时常会用军衔相称。

“他还活着?对吗?”Wilson的短信语焉不详,Rogers生怕Carter会带他去停尸间。

“他还活着,他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和他聊聊吧。”Carter依旧带着那种仿佛Barnes已经死了的表情,略有些闪烁其词,躲开了Rogers进一步追问的视线,她径直走向那个墨西哥小子,“我帮你看着这小子。”

……

满腹狐疑的Rogers走进Carter只给他看的那间审讯室,缉毒局没有休息室之类的地方吗?他先是从单面镜里看到坐在审讯室里的朋友——James·Buchanan·Barnes AKA Bucky,当然这个外号是在部队的时候起的,想到这儿他忍不住微微一笑,镜子背后的Bucky和一年多前没有什么太大变化,穿着一件似乎有些年头了的皮夹克,懒洋洋地倚靠在椅子里,头发和胡子似乎没怎么认真打理,有些乱七八糟的,神色略带憔悴,不过整体上还算精神。

他打开门,笑着走了进去。

“Hi,Bucky.”

“Yo,Steve!”老友见到他,眼神整个亮了起来,兴高采烈地跟他打招呼,“快把我弄出去,缉毒局的人真是太死板了,说什么要走流程,那些什么狗屁流程之后再补就行了对吧?就像我们过去那样。”

“嘿,那可只有你这么干,别把我也算进去。”他可真是一点儿没变,所以这一年多的时间他都在做什么呢?Rogers正打算张口问,却被Barnes打断。

“我本来想和你拥抱一下的,你懂的,久别重逢什么的不都该这么干么?只是我现在有点不方便,顺带一提,F**k u all!”Barnes用带着手铐的手对着摄像头竖了个中指。

“他们也只是按章程办事而已,你那么长时间都去哪儿了?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想到当时自己以为他已经死了,Rogers没来由地一阵发憷。

“是啊,我当时在‘那块’地方办案失踪,确实很像是死了。”Barnes看上去有些疲惫,又懒散地埋到椅子里去了,“其实也差不多,你还记得吗?我跟进的那个案子,死掉的年轻女人,Kelly,所有人都觉得只是又一个妓女被杀了而已。”

“对我记得,那是条死路,可是还是没法解释你为什么要去港口,你知道那是帮争最激烈的地方,那里死了不少警察。”

“哦,因为那确实就是又一个妓女被杀了而已,是条死路,不过有一个证人,她和Kelly曾经合租过一间屋子,我找到了她,她搬出去以后,成了俄国老Don的女人。”Barnes笑了笑,“帮争的事情一直是你和Romanoff在搜集证据,我就想着这个女人也许会知道些什么,所以我就跟踪了她,结果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你发现了什么?”Rogers觉得自己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真是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拿这个狡猾的朋友一点办法也没有。

“先把我弄出去我再跟你说。”Barnes往前探了探,狡黠地微笑着。

“好吧,我这就出去找Carter.”Rogers无奈地耸耸肩,半点也生不起气来。不论为什么,他失踪了,不和任何人联系,也不和自己联系,一定有什么理由。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Barnes突然抬起头叫住Rogers,“我现在在为Don办事。”

——

他是和别的黑帮成员一起被带回来的,Carter告诉Rogers,另外几个人都供认,他们知道他本是警探,因为他卖了不少局里的内幕消息,他在帮派里的地位很高。

Rogers消化了一会儿,在此期间,84分局的同伴们也赶到了,他们在路上大致了解了情况,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Rogers,或者Barnes。

“你为什么要供认你……背叛了警局?”Natasha问他的时候,心中也是五味混杂。

“嘿,我是开玩笑的,是他们自己‘调查’得出的结论。”Barnes朝单面镜扬了扬眉毛,继续对Romanoff说,“而他们所谓的铁证就是几个瘾君子的证词。”

“请你认真一点,这不是个玩笑,我们都以为你死了!”Romanoff语中透着明显的怒意。愤怒是懦弱的表现,她以前这么说过,Barnes想着,笑容从脸上消失。

“抱歉。”Barnes低下头。

“到底是真的吗?”

“我……我不希望以这种形式,也许你们还是当我死了最好。”Barnes躲闪着对方的逼视,说着自己都觉得操蛋的话,可是这次失手真的在他的预料之外,他根本没有排练过被昔日同僚逮捕了该怎么办。

“你真的出卖了分局吗?把Steve和我搜集的一切全都打包送给了Don,就像送一件圣诞礼物那样?”

Barnes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笑,“不是像圣诞礼物那样,是像酒吧老板给我们……你们‘礼物’那样。”他的言中之意很简单,这都是为了生存。

出乎预料的,Romanoff没有震怒,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你可以直接申请卧底行动失败了,没人会怪你的。”

这下轮到Barnes尴尬了,他并没有在卧底,事实上,他的背景身份其实很不适合进行卧底,他们一般会找那些还没从警校毕业,有小混混背景,或者至少是俄罗斯裔的人来做这个。不,他没在卧底,他倒是希望自己在卧底。

“Natasha,别的我不想辩白什么,我已经不是警探了,这一点我很确定。”

……

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也许是为了Rogers,他们还是把他留在缉毒局里,暂时和那些瘾君子们和底层毒贩们关在一起。

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Rogers在某些方面的执念。

“嘿,你的火枪手准则怎么办?”潜逃中的Barnes带着几分认真地问前来把他放走的Rogers,他们两个就像是在旧时的战场上一样,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如果硬要把警局算作敌人的话。

“什么?”Rogers皱着眉注意着有没有人发现他们,并没有听清Barnes的问题。

等到两人暂时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Barnes想了想,向似乎是没把警察行事原则放在心上的朋友伸出手,“手机借我。”

对方把手机递给他,解锁是四个数字密码,他想也没想就输了四个数字上去,锁屏立刻就解开了,“Wow.”他有些惊讶,Rogers的脸微微一红,随即就像没事人一样恢复严肃。

“喂,嗯,那几个蠢货就是蠢货,不过没事了,我出来了,这就去办事。”Rogers突然想说什么,但Barnes摇了摇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在局里还有朋友……不是腐败警察,是老战友罢了……可……好吧好吧,他就在我旁边,听你的还不行么,boss,呵。”Barnes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指指Rogers的配枪,“Steve,把枪借我用用。”

Rogers警官“哦”了一声,拔出枪。

砰——

“嗯?呃……嗯对,解决了。他……那个,呃……是比较信任我,我跟他说我在卧底来着,他信了。嗯,好的,没问题,两个小时之内就到,回见,Don,我会把那小子带给你亲手解决的。”

Barnes挂断了电话,目瞪口呆地瞪着Rogers,后者刚才就这么拔了枪往天上开了一枪,亏得他机智,还能在这种巨大震惊中和Don完成了对话。

“快走吧,枪声会把人引来的。”Rogers警官像是对这种违法犯罪的勾当非常熟练一样拖着刚在电话里向Don瞎掰的老战友的胳膊就往巷子里跑,专门挑又黑又窄的地方钻。

“你把我预演的表演全搞砸了!”被拖了几条巷子的Barnes中士愤愤不平。

“……抱歉,这不是赶时间吗?”

“好吧……算你狠。”Barnes无言以对,“其实俄罗斯黑帮的老Don已经好几年没有真的出面脏过自己的手了,这次他儿子的事情真的惹恼了他,是个收网的绝佳机会。”

“那你还跟Natasha说那些话。”

“……这个原因很复杂,我确实没有官方认可的卧底身份,这只是个机缘巧合,真的只是无意间跟踪那个证人才卷进去的,如果当时不抓住机会的话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嘿!”

“好吧这只是我一时鲁莽的结果,讨伐会明天再开吧,现在你能弄个生面孔假装是杀死Don的儿子的凶手吗?”Barnes看到Rogers跃跃欲试的表情马上抢在他前面说,“你绝对不行,首先你太像个警察,其次,我把你们的资料给Don看过,还记得吗?”

“哦……”

——

迟些时候,Stark无比郁闷地坐在Rogers警官的汽车后座上,而之前还满脸落魄戴着手铐,惹得整个84分局都变得多愁善感的家伙却坐在驾驶座上指挥着待会儿那个听上去既没有官方允许也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计划。

“再确认一遍,Steve从西边的消防通道上去,Stark警官跟我一起上去,Don会在三楼中间的那间屋子里,我们先牵制住他和别的人,他一般会带两个心腹作为保镖,今晚除了为儿子报仇外,他还带了新走私的枪支弹药,到时候就可以抓他个现行了!”

“再确认一遍,我只是个法医!我连持枪执照都没有,对了你们有给我准备把枪吧?没有?开什么玩笑?!我们就这样什么都没有就过去了吗?!”Stark怒了。

“对不起Tony,可是你是唯一一个Bucky失踪之后才进分局的人……”Rogers对半夜把一个法医叫出来参与这种非官方行动非常内疚,不过Stark确实也是最好的人选,有时候没有警徽反而是件好事。

“……其实就Steve和我直接进去杀他个措手不及也可以。”Barnes也很惭愧,过去他在战场上也时常不按规矩行事,那时候也是Steve无奈地给他收拾善后,把他每一次的莽撞扭转成一个好的结局。

“哦不,天哪!才不呢,你们要是死了我明天又要加班了!”Stark抓狂地摇头。

“我还有把备用手枪。”Rogers适时说出了这个今晚最棒的好消息。

于是,一件事接着一件事,虽然谈不上出乎意料地顺利,但也确实出乎意料地成功了,除了Rogers那件外套可能就此告别了舞台以外,他们三个毫发无损,而且,Don也终于罗网了,由披着破旧皮夹克的Rogers警官亲自押送回分局。

天大的功劳。

而且有法医的作证,当那位James·Buchanan·Barnes先生畏罪潜逃的时候,我们收到匿名线报的Rogers警官和英勇无畏正好在酒吧遇到警探就自告奋勇顺路一起过去了的Stark先生正在抓捕Don,很显然没有时间同时去帮助Barnes先生逃离缉毒局。当然对此Don提出了反对意见,不过谁会听一个黑帮大佬的话呢,他不过是在离间警局而已。

……

“他确实不适合当警察,现在这样就挺好的。”Rogers把分局白板上已经解决的案件的剪报照片拿了下来。

“嗯?你说当逃犯?对,那小子很有当逃犯的潜质,你看这张通缉令上的照片,帅得令人嫉妒啊。”Romanoff走了过来,把那张印着Barnes先生大头照的通缉令贴上了白板。

“呃,Natasha,他让我转告你……”

“停,道歉就免了。”Romanoff笑了,“不过你得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他的计划的?审讯室到处都是摄像头,他对谁都是那番鬼话,你怎么就知道他还有个计划?”

“呃……”

“等等,你不知道他有计划?!”

“在他打电话给Don以前我……是不知道。”

Romanoff顿住脚步,“靠,你们俩的Bromance真是比通灵师还厉害啊。”

“嗯?通灵师?我认识一个不错的通灵师,就在布鲁克林,她是真厉害,我上次……”路过泡咖啡的Barton喋喋不休起来,看到白板上的通缉令,不悦地啐了一口,附近的人清晰地听到他碎碎念了一句,“妈的,真帅。”

 

END


评论(2)
热度(19)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