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公司关门之后【spn,sd,NC-17】

公司关门之后*

 

*标题出自劳伦斯·布洛克《酒店关门之后》。

 

原作:SPN

CP:SD

分级:NC-17

 

原梗出自SPN第四季第十七集

天使多打了会儿瞌睡忘了跑去刷脸,这俩就搞上了。

客服小哥Sam·Wesson 和主管Dean·Smith的故事,就一晚上,第二天被闪瞎的天使沉痛地思考要不要去告诉二人真相。

你猜告诉了没?

 

——公司关门之后,我将无处可去。

——那去我家吧。

 

走出公司大楼,星空微暗,停车坪的警示牌反射着路灯的白光,走在前面的那个步伐风骚堪比模特走台的身影用左手遮了遮眼睛,Sam跟在后面,却仍旧有些恍惚。

早些时候,他砸烂公司的电话,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那个困他三个月的倒霉小隔间,心中只有平静。直到走到楼道口的时候,他见到了Dean·Smith,当这位夜夜入梦的主管告诉他他已经辞职了,Sam不平静了,好巧,我也是。

“你知道吗你在电梯里跟我搭话那会儿我还以为你是什么电梯痴汉,我还在想公司怎么什么人都往里招,不过你昨天那番话真是疯狂透顶了。”Dean在前面走着,白色的衬衫随意地扎在腰间,一些横向的褶皱漫不经心地堆在那儿,遮掩不住他腰间完美的曲线。Sam记得昨天这件衬衫还是熨得笔挺不带一点褶皱的。

“那你为什么还辞职?”

“我不信命,但经过昨晚的事情,我想我该信你。”辞职的主管扬起嘴角,“而且我又没说我就不疯了。”

Sam看着Dean从兜里掏出钥匙,才记起他把单肩包忘在Dean的办公室了,不过算了,反正里面也没有任何他未来的生活里需要的东西。

“我讨厌这辆车。”Dean盯着一辆银色商务车,顿了十几秒,才憋出这一句。

“这是谁的车?如果你实在讨厌就……”

“我的。”

“哦,当我没说。”

自然地坐进副驾,一股汽车香水的味道令人略微有些不适,Sam扭头瞧驾驶座上那位。

“去我那儿。”那位像是早就料到他想问什么,面带笑意,自信满满。

“为什么不去我家?”

“你跟我说你和女朋友分手了搬到这里打前女友的电话结果打过去是动物园么,你确定要去你家?”

“哦,去你那儿吧。”Sam想起自己租的房间里面那一团糟的样子,有些头疼。

Dean得意洋洋,微扬着嘴角打开车上的CD机,里面传出一阵舒缓的纯音乐,他的笑容在脸上僵硬住了,“你说得对,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你指的是你的CD吗?”不知道为什么,Sam有些幸灾乐祸,这音乐倒是符合他的口味。

“对,我也不知道我车里为什么会有这种鬼玩意儿。”说着,Dean把那张CD取出来,随手丢出窗外。

“嘿!”

“嗯?”把旧CD扔了之后,Dean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摸索着碟盒里的其他CD,念叨着“这都是谁买的”,统统扔出了窗子。也许路过的圣母会的修女会把这些CD捡回去,代替圣歌,而一个辞了工作准备投身抓鬼事业的男人是不需要那些的。或许需要?回头再去看看那几个教学视频,圣歌也许有驱鬼效果?他胡思乱想着。

昨晚血液沸腾之后,Dean觉得自己拥有的一切都让自己感到极端的不爽,他思虑着是要去看看心理医生还是把那些倒霉玩意儿都给换掉。

“考虑得怎么样?”虽然这个疯狂的主意是Sam提出来的,但他更担心未来。

“这话我不会对别人说,不过你比我疯得更厉害,我想对你说也不会怎么样。我说,考虑什么!咱们明显擅长这个,你说去哪里搞几把霰弹枪呢?”

“……我可以伪造证件,我想这个不难办,然后拿着证件直接去店里买。”

“Awesome!你真是个天才!只让你当个客服真是他们瞎了狗眼。”

“反正我已经辞职了。就像你说的,以后就要过挤汽车旅馆,吃垃圾食品,靠信用卡诈骗维生的日子了。”

“Wow,我可是相当期待啊。”

“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

“今天是今天,人是在不断进步的,Sammy,哦,抱歉,Sam。”

“……算了,随便你。”

辞职就像是抛弃了所谓的“美国梦”,从白天投入黑夜,令人兴奋。那些梦绝不是令人愉快的,Sam承认这一点,它们有的时候甚至很可怕,他和Dean常常九死一生,也往往无能为力。还是有人一个个死去,有时候谁都救不了。做不到和什么都没有做还是有点区别的,Sam希望自己在任何时候回顾人生都不会后悔。

“下车。”

Dean的家空空荡荡的,家具崭新,就像从未有人在此居住。玻璃茶几上的咖啡机积了一点灰尘,也许是主人开始养生饮食的缘故。

“谢谢你等我一整个下午把东西都清理了,我是不是该把那些残留的工作留给下一个主管?”

“哈哈,也谢谢你请我吃了午饭。”Sam笑了,“也许你是被Sandover的鬼魂影响了吧。”

“你怎么不说我是个有责任心的人,不像某人,我听说你的辞职表演可值得收20美元的门票!送快递的Paul可都告诉我了。”

Sam有些尴尬,流言总是传得比Aroldis·Chapman*(*美国棒球运动员)掷出去的球还快,“没那么夸张。”

“真他妈爽,刚才我们应该在便利店买点啤酒的。”

“你不是在食疗吗?”

“去他妈的食疗。”

他们相视大笑。

简单吃过晚饭或者说夜宵,二人一时无话,这很奇怪。因为他们肚子里已经憋了千言万语,只是,缺少一个开口的契机。Sam觉得有人应该站出来劝诫下那些年轻的异国姑娘,不要看了几集脱口秀就觉得美国男人异常聒噪,也许北部人比南部人聒噪些,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只会耍嘴皮子。有的美国男人连嘴皮子也耍不好,比如自己。

绵延的灯火在城市中弯曲延展,Dean拉上了窗帘,“气氛有点奇怪是吧?”

Sam愣了愣,头脑空白了一瞬,走上前去,僵硬地搂住Dean的腰,他摸到了衬衫的褶皱,该死的,他这是在做什么?好不容易说服Dean跟他一起踏上一条前途异常凶险的不归路,这完美的状态却要被自己这一股没来由的冲动毁掉了吗?哦上帝,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个为了骗他上床,头脑发热的基佬。不过话说回来,真的会有基佬用这种连打僵尸游戏把脑子打傻了的宅男都不一定会上当的“抓鬼”事业来引诱男人上床么?那会上当受骗的一定也……咳咳。

不论如何,他在内心嘶吼着想象自己夺门而出的尴尬,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自然到令他惊讶地俯身吻住了Dean的嘴唇,柔软而潮湿。

“嘿!”果不其然,Dean满脸震惊地推开了他,“先去洗个澡吧伙计,你闻起来就像馊了三天的火鸡汉堡。”

这句话他倒是没有料到。

——

和Dean在一起,很多平时看起来非常非常奇怪的事情也会变得顺理成章地不得了。梦中那种比朋友更为亲密的感觉,就像是兄弟,或者……恋人。

“我不确定我是不是Gay。”Dean犹豫不决地趴在床上,说不紧张那就是瞎话。

“我也……而且我还觉得这么做似乎很不对。”Sam跨上Dean的身子,有那么一点点纠结,刚才在厕所里做“准备工作”的时候,Dean异常敏感的反应令他心虚,但自己好像又对这具身体并不陌生,好吧,只是在梦境里。

“我还觉得这个世界上不该有鬼呢。”Dean把脸埋进枕头,耳朵根子却诚实地发红,“妈的,你不做点什么,老子刚才的苦头就白吃了!”

Sam没接话,他总觉得Dean这么啰里吧嗦的特别毁气氛,刚才那个被打断的吻也是。于是他轻掰过Dean的脸,再次吻了上去。他用左手手肘半撑起身子,右手轻抚Dean的脸颊,Dean此番很是配合,灵活的腰身侧扭到一个令两人都相对舒服的位置,他的吻功很好,搞得Sam都觉得自己以后该找时间多练练吻功了。

Sam的下体已经有些呼之欲出的感觉,他摩擦着Dean的大腿,而后渐渐往上,直到触碰到那个私密的地方,Dean紧绷起来,令他无从进入。

“嘿,放轻松。”

“要不换我上你,我他妈紧张不行啊!”Dean又把脸埋进了枕头,说话闷声闷气,还真听得出几分紧张来。

哟,你在梦里可没这么怂,Sam心想,一刀斩了吸血鬼脑袋跟这点床上运动比起来难道还是前者容易些吗?在Dean眼里显然是前者比较容易,不过是砍个个把怪物嘛,昨晚砍过一个鬼,他现在觉得哪比得上这种有点击破心理承受能力的动作……Dean已经非常后悔了,只想快点完事然后揭过这没羞没臊的一页,明天又是一条顶天立地的好汉。

可惜……这一页怎么这么漫长呢?Dean抓过另一个枕头,把脸彻底埋得谁都看不见了。

一番折腾后,Sam终于得以进入,虽然还是很勉强,而且他感觉到了一丝欲拒还迎的不情不愿,这撩动了他的欲火,他引以为傲的头脑又开始放空,脑中出现了Bernini的Ecstasy of St.Teresa,The这座雕像,他不自觉地把Dean的脸代入到St.Teresa身上,猛然一阵战栗。

“嘿怎么了?别停啊!”Dean抬起头,愤怒地用手往后捞了捞,不过因为他一开始采取的是俯卧的姿势,他这么凭感觉捞来捞去却只捞到了Sam的大腿。

“没……没什么……”

Sam不仅停止了动作,还抽身出来,紧锁眉头,那一瞬间,那一瞬间突然想起的那座雕塑,虽然不记得是什么情况下看到的,但他曾看过关于这个雕塑的一些大胆甚至有些渎神的解读,天使和修女……禁断之恋。Sam产生了一种非常非常令人不安的感觉。

他缓缓后退到床边,床单的褶皱已经跟德州老农脸上的皱纹一样纵横交错了,甚至带着一丝怒意。床头灯昏暗的光晕在床的另一头静静地凝视着他,似乎带着指责。

Dean转过身,把毯子拉到身上,有些困惑地望着他,令他愈发不安。

“我……我想喝点酒。”Sam结巴道,他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我家可没酒,你要喝得自己出去买。”

“我……去去就回来。”

“哦,车钥匙在门口的玻璃碗里,顺便帮我也带点。”

“要什么酒?”

“随便,啤酒。”

……

It feel so damn right!

It feel so wrong.

开着车窗吹了一会儿夜晚的寒风,稍微吹散了一些情欲,Sam停在24小时便利店前,却迟迟没有走出车门。

一切都太他妈奇怪了,除了Dean,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那么陌生,包括这辆车,包括这个夜晚,这一路死寂。

他取出手机,手机里甚至没有Dean的电话,他试着把电话本里那些电话一个个都打了过去,但包括备注“老妈”的那个,对方不是空号就是不认识一个叫Sam·Wesson的人。他有些恐惧,他忘了买啤酒,甚至都没有下车,就一路赶回Dean的家里。

他摸遍全身却没有找到门钥匙,他惊慌失措了几秒,开始猛地捶门,“Dean!”

门很快打开了,Dean面带睡意地望着脸色苍白的Sam,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酒呢?”

“……啊。”

“啊什么啊呀,你不是出去买酒的吗?怎么要那么久啊,便利店转个弯就……”

Sam用一个措不及防的拥抱打断了Dean的话,他抱得那么紧,以至于一开始Dean想挣扎却没能挣扎开去。

“嘿,Sammy boy,怎么了?”Dean犹犹豫豫抬起手来拍了拍Sam的背,“呃……啊……那个……你不用太有压力,我也是第一次。”

“不,不是因为这个。”Sam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但他无法克制。

“那是怎么了?刚才你又见鬼了?”Dean猛地绷紧身子,警觉地望向门外。

“不,不,我只是……对不起我有点失态……”

我只是怕你也不在这里,一切都只是梦境。

“嘿,伙计,没事的,嘘——嘘——吸气,呼气……你先进来再说。这很正常,咱们昨天晚上可干了件大事,我想起来也会后怕……”

Sam已经听不到Dean在说些什么,他放开Dean,走进房间,但视线却一刻也不愿离开Dean。Dean劝他睡觉,他也不愿。害怕梦靥,畏惧入睡,这种感觉相当熟悉。

“你说……这会不会是一个梦?”望着趴在床上睡眼惺忪的Dean,Sam忍不住问他。

“你是指什么?”

“公司,鬼魂,我的房子,你的房子,你……我。”

“哈!你是真疯还是假疯呀?我都有点担心了!”Dean笑了出来,“当然是真的,昨天你烧了那只手套救了我的命,还不够实在?而且,就算那些都是假的。”Dean的笑容淡下来,略带肃穆地直视Sam的双眼,“我至少敢肯定一点,我是真的,你是真的,这就够了。”

“可……”

“住址,职业,车,名字,都不算什么,我打算明天一早就去把我那辆车卖了换辆顺眼的,你要是不喜欢你的姓你也大可以换一个,反正以后我们大概也是用假名过日子了,你想换什么就换什么。”Dean想到那个教学视频,“要不就换成 Winchester,你看怎么样?”

Sam盯住Dean的眼睛,碧绿色的眼睛就像一汪长满青苔的潭水,纯粹而宁静,他望着这双眼睛,就觉得心底无比安宁,不是那种寂静的安宁,是一种,挺摇滚的安宁。

对,就像他在那些惊险刺激的梦境里得到的那种安宁。

“Winchester?”

“Winchester.”

 

END


一发完结

评论(1)
热度(30)
  1. soulmate江湖人称绵里针 转载了此文字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