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A Little Bit Tears(枪神AU)第七章

CP:主冬盾冬,科学组


困境&羁绊


“Bruce?”Tony被HULK盯得发毛,HULK在看他的同时,他也在观察HULK,其实,绿色的皮肤虽然骇人,但眉目还是那个Banner,而且虽然怒意未去,他的眼神却相当清澈,里面夹杂有一丝困惑。

“……Tony?”HULK开口了,这令有些担心HULK会伤到Stark的Captain Rogers有些吃惊,因为HULK似乎不再那么狂暴了,甚至还开口说话。

保持羽化毕竟是一种生命消耗,Rogers见Stark似乎可以和HULK对话,便收起了双翼,落在了Bucky所在的那座楼的楼顶,当然他并不知道楼里还有别人。

“Banner!”Tony高兴起来,他以为HULK的心智已经恢复成了平时的Banner,“嘿,放我下来,伙计,咱们先回去我再想办法让你恢复原状。你知道我给你打的只是抑制剂而已,就相当于对一个心脏病突发的人打强心针,那也治不好心脏病。”

不过Banner和他的血统却远远没有Tony想象的那么简单,此时的这具巨大的形体之中所栖居的,还不是百分之百的平素的Banner。

HULK仿佛没有听见手中之人的叫唤,依旧以那种疑虑的神色望着Tony,好像在犹豫是不是应该把他捏死。这种眼神和心情Tony并没有看懂,但Rogers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知道此时Stark处境危险,但也不敢贸然提醒,以免刺激到HULK导致Stark死得更快。

他浑然不觉一个人类已经从他背后谨慎地接近过来。这个人类自然是一心想要Rogers小命的Winter Soldier。Bucky平生最憎婆婆妈妈拖泥带水之事,这次任务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耐心,是以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以藏匿自己的行迹为主要动作,而是大胆地潜行到了Steve·Rogers的身后,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目标的满头金发。因为角度的原因,Tony也看不到这边,这一枪下去,即使是Captain America也会死。

但Rogers感觉到了异样,就在子弹射出枪口的那一瞬,他本能地矮下身子,转身抓住了枪口,枪口因为刚射出子弹而极其烫手,但他没有在意,也没有做出本该进行的下一个动作,而是僵在了当场。

“Bucky?”Rogers死死盯着杀手的脸,神色诧异,诧异得让Bucky觉得自己大概是长得像这人失散多年……啊不,去世多年的兄弟,因为这眼神就像是活见了鬼但却抑制不住心中喜悦的别扭样子。

被这一打岔,Bucky突然忘了自己应该再补一枪的,只是有些愤怒,“谁TM是Bucky?这是什么鬼吉祥物的名字?”他脱口而出。

Rogers语塞了一秒钟,心想这就是吉祥物的名字啊,然而话不能这么说,他也意识到不管是人是鬼,Bucky既然会拿枪对着自己,那其中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是James·Buchanan·Barnes吧?”Captain America知道目前的状况对谁来说都很危急,但他只是想问一下这个问题,他觉得这不会耽误什么。也许不仅不会耽误什么,还能拯救一切,就像过去那样。

“你怎么知道?”Bucky浑身戒备,理智告诉他应该赶紧给这人一枪然后那个Stark反正好像也要被那怪物弄死了,任务完美结束,马上就可以收工避暑去了。但是明显他的理智慢了半拍,事情搞成这样,不论这两个人是死是活,人类和PLANT的合作都会发生罅隙,他这段时间算是做了白工了,而他就算现在马上拍屁股走人,任务目标也照样完美达成了。

不过,就算是为了出一口恶气,也该给他一枪,Bucky心想,抬了抬枪口,扣下了扳机。

Rogers正想回答他,却不得不狼狈地滚倒在地上,Bucky一枪接着一枪,一点也没有停止的意思,他觉得自己方才问出那个问题也很愚蠢,虽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这一点令人怀疑,但此时也顾虑不上那么多。

被两人有意无意忽略了的HULK却被枪声再次激怒,他忘记了手中还捏着Tony·Stark,便向屋顶的两人挥拳,当然,Stark就在那个拳头里,挤得都快把隔夜饭吐出来了。

“Banner啊啊啊啊啊!”屋顶上两人各自躲闪开去,Tony却被晃得七晕八素,呼天抢地。听到他叫喊的HULK愣了愣,神情中的疑虑更甚方才。

“你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我们好好谈谈我觉得你这个状态还是可以思维的我的肋骨好疼你放我下来啊!”Tony挣扎不已,无意间触碰了飞行器的启动键,那套本来应该已经没电了的飞行器不知为什么回光返照,又从地面上飞了上来,并试图按照设定的程序与他背带上的金属扣相接,就是那个此时是被HULK的大手覆盖住的搭扣。

HULK被飞行器撞了几下手,不太高兴,便松开了手去抓飞行器,Tony毫不意外地掉了下去,并且再次在空中和飞行器完成接洽工作。这一次他学乖了,终于通过曲线飞行成功闪避了HULK依旧试图去抓他的手,躲到了他够不到的地方。

“嘿!听着Bruce!”Tony在HULK头顶有摇摇欲坠地飞行,一边拿抑制剂瞄准他,一边试图“游说”对方冷静下来,“你再胡闹我就把你实验室那盆花给扔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是惑星植物法里明令禁止养殖的食肉草类!我还知道你给那颗花起了个名字,叫什么来着?Betty?那是你初恋的名字吗?给一盆一点都可不爱的植物起那么可爱的名字感觉很可悲的,你恢复正常我给你买盆好看的,你那草万一被治安官发现了我怎么解释去?不过这种时候一颗禁草似乎已经没什么要紧的了……”

根据电影情节,这种琐碎而温馨的小事应该能唤起一个失忆的人的回忆,Tony盘算着,嘴上唠叨个不停,一个劲说那些他亲自帮Banner修理好并装上了每天早晨会以吓唬别人为乐的AI的咖啡机,因为Banner的出门恐惧症而帮他买的连体卡通居家服,某天他出去喝醉了酒带回来了两个别人送的小布偶,其中一个是带给Banner的,还有个名字叫Barbara……说着说着,HULK什么反应倒在其次,Tony觉得自己也可悲得要死。认识Banner之后,他的性生活好像就一直保持,毫无性生活的状态了,成天除了泡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就是泡在Banner的实验室里。有了这个死宅小伙伴之后,自诩为岩荫城里一枝花,浪迹花丛谈笑红尘的交际界小王子Tony·Stark就暴露了其死宅本质,彻底消失风月场,成为了业界一个神秘而浪漫的传说。

“Sir,再打一针抑制剂试试吧。”Tony的“话”疗最终宣告失败,Jarvis提醒道。

“好吧,这玩意儿打多了我怕把他这颗百年难遇的脑袋给打傻了。”抑制剂在别的自立型身上有面明显的副作用,大多表现为脑神经的各种损伤,不知道Banner的大脑会不会受到影响,“这年头要找个能跟我这个超级天才说上话的人可不容易啊。”

第二针抑制剂打下去,HULK惊天动地地嘶吼了一声,剧烈地颤动,挣扎着落到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因为身上的衣服被撑裂,所以他几乎是赤身裸体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糟了,Tony的心狂跳起来,手脚有些发麻,胡乱按停下飞行器,自己也是狼狈不堪地掉了下来,好在他本就飞得不高,除了可能有些骨裂以外并无大碍。他没怎么知觉到疼痛,一栽到地上就跌撞着跑到Banner身边,发现他呼吸均匀,略微松了口气,但依旧皱着眉头。

“他是Banner博士吗?”Rogers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楼顶上下来,走到了这边满是瓦砾与碎石的街道上。

“是的,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连Pepper也不知道。Cap,我希望这件事能继续保密。”

“当然。”Rogers抬头望了望又碎去一面墙的楼房,杀手在楼上也望着他,举着枪,神色复杂,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继续打下去,“你打算怎么办?”Rogers盯着杀手,问Stark。

“……咱们的合作要转到地下了。”Tony只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细说,他伸手拍了拍Banner的脸,后者依旧人事不省。

Rogers也没有再多问,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Banner,还没来得及犹豫,Tony就朝他摆了摆手。他没再多说,笃定地朝楼上走去,那个杀手,绝对是Bucky,虽然年龄应该增长了很多,容貌发生了变化……这方面也有些解释不通,但绝对是Bucky没错,他在七十年前认识的那个性格大大咧咧还有几分莽撞的地球军少年。

——

……

“你好啊!我叫James·Buchanan·Barnes,你是哪个营的?走丢了吗?”

“嘿,PLANT长得和人没有什么两样嘛,你有什么超能力吗?露两手给咱们开开眼?”

“哇!真的有翅膀诶,诶诶诶你赶紧收起来收起来,Dugan跟我说过这会缩短你的寿命,不过美丽的东西还真都是有缺憾的呢。”

……

“Bucky.”

“Steve.”那个少年在记忆中倒是一直都是笑容满面的。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杀手没有离开,他在楼上等着Rogers上去,眉头深锁。

Rogers在他面前百米外站住,回答他,“因为你是原地球军第八战队203营的狙击手,‘背叛日’和谈的人类代表,The second war的英雄,James·Buchanan·Barnes,我的朋友。每个年轻人都应该知道你的名字,每个吟游歌手都应该歌颂你的故事。”

话音刚落,大楼终究还是承受不住一波又一波的撞击,在多重压力之下,两人所站立的地面顷刻间崩塌,滚滚飞尘伴随着隆隆巨响,大楼在一息之间变作一堆碎砖烂瓦。

Stark眼睁睁地看着大楼倒塌,楼中的两个人影被碎石掩没,他目瞪口呆地坐在地上。大楼倒塌之后,他能够看到楼后有一队救援队战士往此处赶来,他的心紧了一紧,待看清为首的是Sam·Wilson,之后就是自己熟悉的Happy,他松下一口气,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谢天谢地不是治安官先赶到,失去意识之前,Tony是这么想的。


第七章 完

评论
热度(7)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