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A Little Bit Tears(枪神AU)第六章

CP:主冬盾冬,科学组


Dread Friday

 

“人形PLANT是危险的。”

Rogers几乎可以想象,之后几天里,星球上的很多地方,会打出这样的标语,漫长的生命唯一的好处就是能让一个人能够在面对一件事之时很快分析出后果。毕竟不论是人类还是自立型,都在不断地犯同样的错误。

他满腹心事地靠近HULK,那个大块头此刻当然不会是心情绝佳的模样,绿色的皮肤上,Rogers能够看到一条条的青筋爆起,声势骇人。

“好吧,大伙计,我想你得试着平静下来。”Rogers在HULK身边悬停,他身体中“始祖”的血液开始运转,电击般的刺痛遍布全身。这是共鸣反应,或者说,拒绝共鸣反应而造成的副作用。

PLANT之间的战斗是人类无法想象的,动辄便能毁掉一个城,乃至一个星球。

所以,避免战斗才是合理的结论。Rogers感受到地面上的PLANT们之中有人认出了他来,感觉是骗不了PLANT的,那是Captain America的能量的触感,他们的能量波纹就和人类的指纹一样,独一无二。

也许他之后行事需要低调一点。

“嘿。”他试着和这个绿色的大个子交流。HULK的注意力被他暂时吸引,地面上的治安官和卫队成员们对此是十二万分的感激,破损的建筑和恐慌的人群已经够让他们头疼的了。

HULK不再漫无目的地破坏,但也并没有平静下来,他被Captain Rogers的能量激怒,破坏的欲望也集中在了Rogers身上。他的绿翼从周遭建筑之间收回,集中成一束长矛般的强大力量,义无反顾地直逼Rogers而去。

不过能量聚拢这点时间足够Rogers判断出最佳的闪避方式,这种毫无心计的攻击对他来说并无用处。

“小心了!”Rogers不是那种不会还手的家伙,既然无法交流,那就只有靠武力解决问题了,HULK的能源总量远比Rogers强大,但他的思维似乎比较单纯,这就让战斗经验丰富的Rogers有了可乘之机,与其交手数合而未显颓势。

不过Rogers的心情很快变得不那么轻松,先不提两人的缠斗对城市造成了怎样的破坏,他意识到自己不是HULK的对手,再这样下去,首先受伤的一定是他。

岩荫城的绝大多数人都在治安官的带领下紧急撤离,不过也有关注事态发展的人或者处境比较尴尬的人还留在原地。前者的代表人物便是我们心情抑郁的杀手Barnes先生,后者的代表人物则是还像面锦旗似的挂在承重索上的Tony·Stark。

“喂!!!别乱来啊!!!——”Tony虽然没有PLANT的心灵感应,但也猜到那个白色光影应该就是Steve·Rogers,他对Rogers和Banner哪个比较强这个问题并无概念,一开始他还扯着嗓子大喊大叫“别伤害那个绿家伙”,不过看了一会儿战况直播,他也看出这两人大约是在打消耗战,谁也伤不到谁,于是他开始心疼起了那些被摧毁的大楼——都是他投资建造的。至于平民的安全他倒是并不特别担心,除了那些共鸣比较厉害的PLANT受到的损伤应该会比较严重以外,岩荫的所有安全设施也是他亲自设计投入使用的,而且说实话,正因为那些保护设备的完美,Banner才收起顾虑答应住下的。

他已经在钢索上吊了很久,逐渐失去力气,也许他刚才应该接受Jarvis的建议。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可吃,Tony可不想死得那么丢人,他暗暗发誓,此番要是逃过一劫,后悔药的发明一定要提上日程。

“没办法了……”虽然爱枪掉了下去,不过他还不改不了自言自语的毛病,有时候Happy会腹诽,boss制造Jarvis肯定就是为了掩饰他这个怪癖,“来不及测试了。”

说完,Tony·Stark深吸一口气,松开了抓着承重索的手,任由自己往下坠落。

“发动!启动!!Fuuuuuuuuuuuuccccccccccck!!!我的肋骨……”

在他离地面有八层楼那么高的时候,一对红色夹亮金色的金属圆筒冲破了几层墙壁附着到了他背上的金属扣上,被狠狠地拉扯了一下之后,他发出一声哀嚎,终于停止了急冲的坠势,那对金属圆筒下端喷射出了白色的雾气和蓝色的火光,靠气流缓冲之后,Tony终于摇摇晃晃,安安稳稳地落到了一楼的地板上,在那上面蜷成一团,捂胸呻吟。

“痛痛痛……”

“你好,sir,需要我扫描您的胸腔吗?”

“是的,Jarvis,我怀疑有根肋骨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你知道附近哪儿有药箱吗?”

——

Bucky有点想念那个Barton了,金发赏金猎人能让他有点搭档的感觉,也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事情都是有得有失的,虽然没在酒吧里得到什么有建设性的情报,但他现在总算知道Captain America人在哪儿了。看来有时候单方面切断和上面的联系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他摸出通讯器,不情不愿地打开,几百条消息就像老妈的唠叨一样“滴滴”叫个不停。

“靠!”他忍不住骂了一句,那几百条消息里有大半居然是告诫他决不能接近Captain America,这帮人就这么不信任他的能力?好吧,看来只有轰掉那个自立型英雄的漂亮脑袋,用事实来说话了。

Bucky抬头就能看到那两个自立型的特殊种在天上你来我往,能量波动震得地面已经开始开裂。他跨过一条半人宽的裂痕,看中了一座离那两人比较近的高层建筑,他是个人类,当然没办法飞天上去,不过他是个久经沙场的战士,不能飞这点小事并不会困扰他。

PLANT有PLANT的活法,人类有人类的活法,只有心怀恐惧的人类,才会害怕PLANT。虽然一直伪装的身份是组织里为了致敬某位前辈而定下的牧师,不过Bucky本人自觉是个无神论者。

反正即使有,神也是个无聊的家伙吧。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空中的HULK嘶吼着,就如困在花丛中的猛虎,无法靠利爪驱赶一只蝴蝶。

嘿,坚持住,Banner,Tony望着天空中咆哮的HULK,有些羡慕,也有些为他难过。他不是个不爱运动的人,正好相反,他喜欢泡在健身房里,可是问题在于,在绝对力量的对比之下,他这点可怜的腹肌根本连安慰自己的效果也没有。他还笑话过Banner瘦弱!现在回想起来简直就想把头埋到土里去。虽然Jarvis声称他只是断了根肋骨,并无大碍,胸口隐隐作痛的感觉也依旧令人心神不宁。

背上的喷气式飞行器只是一个试作,性能时好时坏,他不得不顶着飞尘和自己排放的尾气在天上飞一段,再落到千疮百孔的地面上自己跑一段。真他妈远!这些PLANT飞起来的时候怎么就不为他这个人类想想?Tony想到给Falcon做的飞行翼,但是那玩意儿只有PLANT能用,见鬼,果然还是当个PLANT比较好。

如果自己是PLANT的话,就可以知道现在Banner在想什么了。

只是Tony没有意识到,现在那具身体里的可能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Banner了,而全城的PLANT包括Rogers在内都能明确地告诉他,现在HULK的脑子里,只有愤怒。而愤怒一事,是Tony·Stark一直都不怎么能理解的。

“Jarvis,我已经到他们下面了,可是这两个圣诞老人在我头顶上飞来飞去地铃儿响叮当,我该怎么够到他?这倒霉玩意儿没电了。”他指的是自己的飞行器,设计的时候非常失误地设计成了充电式的,也许该改成自己能吸收能量的那种,PLANT打架真是件人神共愤的事情啊,太过于浪费资源了,打架还放什么杀气?!这都是能源啊能源啊你们知道吗?!Tony抬着头,脸上写满无奈。

“Sir,那座楼的高度足够,登上去可以靠近Banner博士,但您首先需要一个救助他的计划,您打算怎么帮助他呢?”

“噢?”Tony四下张望,找到了那栋高度合适的建筑,“计划?救他啊,这就是计划。”

这座建筑原本是个商场,当然现在也还是个商场,只是两栋主楼间的天桥被HULK的绿翼撞断了。而那座建筑里,好像有个眼熟的影子在移动……

“……”看到楼下的Stark瞪着眼睛望着自己,Bucky有点头疼,顺手就给了他一枪,还是被躲开了,躲得和上一次一样狼狈,不过不得不说这个蜗居狂人的狗屎运真的很好,虽然这个距离,本来也不指望光凭手枪就能打到他。

“靠靠靠靠靠!!!我跟你有什么仇啊?!反PLANT研究协会给你钱了吗?!还是哪个女人雇你来的??我欠谁赡养费了吗???没有啊!!!”Tony顾不上其他,惊叫着四处逃窜,浑没注意到那敷衍式的一枪之后,那黑衣杀手早就不再搭理他,一心一意地盯着空中的局势,想找个机会向Rogers放暗箭。

“Sir,杀手正在瞄准Rogers先生,我想他的目的是这次合作,并不是您的个人性命。”Jarvis提醒Tony。

“嗯?”Tony收住脚步,扔下那套累赘的飞行器,皱眉望着那个杀手已经架起了他那个十字架,“那个武器很有趣,STAUROS是狙击枪,横木里却藏有一打手枪吗?设计的人是怎么减轻其重量的呢,这样的东西人类根本没办法举起来……等等,他的左臂是义肢?”Tony注意到杀手手腕处的反光,但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即使是义肢,应该也很难承受那个十字架的重量。

“Sir,您不打算做点什么吗?”爱枪提醒他。

“对……”此时的Tony异常焦虑,杀手正在瞄准Rogers,而Banner……他不知道自己从药箱中拿出来的用以治疗普通自立型强迫“被羽化”症状的紧急抑制剂对Banner有没有用。之前Banner暴走过一次,但是是在新俄亥俄,他没有在场,Banner告诉他那一次他是自己恢复的,似乎没什么参考价值。

也没有时间思前想后的了,Tony把抑制剂装进Jarvis的弹夹,“赌一把吧,Jarvis。”

“好的,sir.”

望着空中的HULK眼神中的疯狂,听着他撕心裂肺的咆哮,Tony竟然没有感到一丝紧张或者恐惧,他举起爱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半无犹豫。

臭小子,欺负我不会飞,开枪的一瞬间,他心中这么想着。

随着第一声枪响,HULK被击中,抑制剂的针头扎进他绿色的皮肤,只一瞬间,他的双翼就蜷缩收紧,自保一般围绕在他身体周围,而他愤怒的视线则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开枪的Tony身上。

“嗷——”HULK以比之前骇人十倍的巨大嗓音怒吼了一声,急冲向地面,这段距离对人类来说要跑上很久,但对暴走的HULK来说只是一秒钟的事情,Tony反应不及,连喊都没来得及喊,就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上,随即一个急停又转身飞回天空。

“Nooooooooooo——”被生生抓到半空的Tony惨叫了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并没有受伤,胸口的剧痛还是那根这段的肋骨引起的,他定了定神,发现HULK那张大脸就竖在他面前,看他的眼神像是一个三岁以下的儿童在观察蚂蚁,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他是会把蚂蚁捏死还是怎么的。

 

 第六章 完

评论
热度(5)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