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A Little Bit Tears(枪神AU)第五章

CP:主冬盾冬,科学组


第一章地址:http://vivian33fan.lofter.com/post/3ff756_172269e


HULK

 

放弃在Stark大厦附近盯梢的Bucky决定转战这次任务的另一个对象,他慎重考虑过,如果要破坏这次合作,那么只要杀死自立型们的种族偶像Captain America,不管嫁不嫁祸神盾或者Stark,PLANT们都不会再相信人类了,事情这样结束的话,Michael之眼也会满意了吧?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了,若不是必须在保证掩藏身份的前提下才能行动,任务早八百年就结束了,他烦躁地想,走进一个酒吧。

岩荫属于混居区,要想知道Captain America——一个行走的传奇的最新行踪,酒吧显然是需要造访的第一站。

“哟,小哥,你是干什么的呀,怎么拎个这么大的十字架?”大腹便便的老板娘手上擦拭着杯子,呵呵笑着向摆着一副臭脸的Bucky打招呼,“要点什么?”

“Водка.”

“冰冻还……”

“冰冻。”不等老板娘给出别的选择,Bucky就打断了她,并锁起了眉头。

“好吧。”老板娘见他面色不善,不再自讨没趣,把酒扔给他之后便又笑盈盈地招呼她的熟客——一个满嘴络腮胡的啤酒肚老男人去了。

老板娘跟那老男人聊起了最近的一些奇闻异事,当然,包括这次全球瞩目的史上首次人类和PLANT以平等的身份进行的合作。他们聊了一会儿,又进来一群打扮时髦的自立型年轻人,他们听到老板娘和老男人的对话,也兴致勃勃地加入了进去,一时间,整个酒吧都开始谈论起这件事情来。

这让只是待在吧台皱眉听着的Bucky显得相当不合群。

“嘿,那个黑衣小哥,带大家伙的那个!”一个戏谑的声音从吧台另一边传过来,是一个金发的男人,相貌还算讨人喜欢,也看不出是自立型还是人类,带着三分醉意举着手里的杯子冲Bucky晃了晃,“苦大仇深什么呢?失恋了吗?”

“没有。”Bucky望过去,也举杯晃了晃,“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聊,失恋了吗?”

“哈哈哈哈你还想问你怎么不和大家一起聊天呢,你倒是先问我了。”那男子笑翻在圆凳上,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Bucky所在的这一边吧台,把靠着一个空位放着的“断罪者”挪到另一个圆凳边上,坐上那个位子,“你说的不算错,失恋那是常有的事,哥们也是同道中人吧?”

“失恋?不。”Bucky喝空了第三杯冰冻伏特加,也是泛起一丝醉意,倒也不觉得这个找他搭话的男人烦人了,那头金发看着还挺顺眼的。他猜此人应该是人类,毕竟PLANT的金发要更加纯一些,而且到了他这个年纪必定还会夹杂一些黑发,这人的金发虽然金得不是那么纯,不过并没有夹杂半点黑色。

“NONONO,才不是失恋,我说,你也是个赏金猎人吧?”男人醉蒙蒙地指着“断罪者”,“这个大家伙可了不得。”

“眼力不错,算是吧。”Winter Soldier放下酒杯,眼神敏锐起来。赏金猎人一般是指靠抓捕警方通缉的通缉犯换取赏金维生的一群亡命之徒,其中大多唯利是图,但也不乏一些地球军的支持者,也就是极端反PLANT主义者,简称激进派。

“放心吧,我不是激进派的,不管人类还是PLANT,只要有钱可赚,我可是一视同仁的。”男人又有些别扭地笑开了,笑容的成分以苦笑居多,带着不只一分自嘲的意思,“你是人类吧?看你这发色要是PLANT早入土了吧?”

他指的是Bucky的黑色长发。

“呵呵。”Bucky一点也没被这个冷笑话逗乐,干巴巴笑了一声以示礼貌,不过对方对他的反应还是比较满意的,这一点令Winter Soldier又对其减了一分戒心。连个笑话都说不好的家伙,想必也干不成什么别的事情。

“Clint·Barton.”男人自报姓名,“行内人称‘Hawkeye’。”

Bucky略微扫了一眼Barton背上背的机械弓,他没听说过这个名号,“Barnes.”

“Barnes?没听说过……”

砰——轰隆轰隆轰隆……

一声巨响打断了酒吧中所有人的谈话,就像是地震这类灾祸,整个酒吧都在这声巨响中摇晃,房顶的沙石扬土纷纷落落掉进了桌上还没被打翻的酒杯里。地上滚了一地的酒水和碎玻璃,老板娘尖声惊叫起来,被砸下来的酒瓶绊倒,跌进了吧台后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动,而后没了动静。那群年轻的PLANT像是和声音产生了什么共鸣,有一人甚至有些羽化的迹象,痛苦地捂住手臂上生长出来的白色光羽,亮金色的长发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化,她的同伴们则只有搂着她哭泣,却无法阻止。

不管这是什么天灾人祸,此刻都没有半分停止的迹象。

“哟~这下热闹了。”自称Barton的非激进派赏金猎人无所谓地躲到吧台后面,昏迷不醒的老板娘就躺在他旁边。

“怎么回事?”Bucky却是相当不悦,他觉得自己这几天的运气简直差到家了,流年各种不利。他也抄起“断罪者”就翻到了吧台后面,不过左臂的衣袖还是被碎得到处都是的玻璃片给划破了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银色的金属臂。Barton瞄了一眼那金属臂,没说什么,在这个世道,装了一两个义肢不算什么稀罕事情。

“你问我,我问谁?”赏金猎人耸耸肩,一脸事不关己。

“没人在问你,我和搭档说话呢。”Bucky举起“断罪者”,“是吧?宝贝儿。”不得不说他是从Stark和他的智能手枪那儿得到了启发。

“……”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Barton这一脸“WTF什么怪胎”的表情也不需要PLANT式的心灵相通就能读懂。

Bucky没时间也不想管那赏金猎人,或者酒吧里的任何一个人,望着他们像被驱赶的绵羊一样四处逃窜,他没来由地感到失望和空虚。他挤开惶恐的人群,走到街上,第一时间感觉到的,是一股莫名的压力。岩荫是混居区,此时,街上的自立型和人类比往昔任何时候都容易辨别——自立型们的共鸣反应令他们几乎失去行动的能力,也有好几个和酒吧里那个自立型女孩一样被迫羽化的。迎着因为畏惧而逃散的人流,Bucky望向天空,刺目的绿光晃花了他的眼睛,那是HULK,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被媒体描述成“新纪元最为凶残的怪物”的自立型。

HULK绿色的双翼遮云蔽日,发出耀眼的光芒,同时发散出来的能量从高空压迫而下,连人类都能够感觉到,就像是重力突然发生了改变,举手投足,异常艰难。

除了巨大的双翼,被称为HULK的这个自立型本身的形态也和一般自立型的羽化不同,普通自立型的羽化的能量外泄的外在表现是发出微弱的白光,外貌形体并不会发生太大变化,而HULK的暴走伴随着本身形体的膨胀,虽然他此刻飞在高空,但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肤色是绿色的,他的体型则比人类和普通自立型要大上好几倍。

“哇——”

街道上充斥着女人的啜泣和孩童的嚎哭,Bucky想到了什么,逆着人流奔跑,跨上一辆无人的摩托,以尽可能快的速度驶到Stark大厦,那座丑陋的建筑侧面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就像是一个被高速飞行的能量源冲撞出的大坑,而且,可能确实就是这么回事,只是那个能量体不是从外面撞进去的,而是从里面撞出来的。

Banner的实验出现失误,诱发了暴走。

——

在墙体受到了大程度损毁的大厦中,更令Tony·Stark担忧的是别的问题。他本人被困在观景电梯里,卡在大厦的第45层,他能够比任何人都清楚地看到不远处天空中的Banner。

“Banner……这下你可惹大麻烦了。”他扒在玻璃上瞧着外面的一片混乱,满腹自责,但也说不出自责在哪里,他不觉得收留Banner是个错误,他很高兴Banner愿意留在他这里,“Jarvis,你觉得这层玻璃,你有把握射穿吗?”

“因为刚才的震动,材料已经有裂痕,我的意思是,是的,Sir,我能射穿,但射穿墙体您会失去立足点,坠落下去。”

“……我可以抓住持重索。”Tony蹲下身子,观察电梯的持重索,看上去很粗糙,不过,似乎也足够结实。

“我不建议您这么做,sir.”

“别这样,给我点信心。”

“好吧,sir,但是我还是建议您待在原地等待救援。”

“Jarvis,你知道这不是我的一贯风格,开枪吧伙计,愿PLANT之神保佑我别摔死。”话刚说完,他就扣下了扳机,随着一声枪响,电梯的玻璃墙随之碎成了粉末,哗得坠落下去,Tony脚下的地板也立刻追随它的墙体而倾斜坠落。当然,站在上面的Tony也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滑了下去。

“Sir,PLANT没有一致信仰,事实上,PLANT到底有没有信仰这还是学界受到广泛争议的问题。”

“我很好,Jarvis,感谢问候。”Tony·Stark用力抓住持重索,手上磨出一片血红,他尽力用下巴把爱枪勾在脖子上,可惜只坚持了没几秒,大枪还是掉了下去,“……这下糟了。”

……

今天对谁而言都不是什么幸运日,Steve·Rogers也想过他来到岩荫或许会有些当地居民会知道他是谁,会给他搞个欢迎会什么的,就像他之前去造访那些聚居地和混居区的居民为他办的那种,不过他很显然不会料想到他的“欢迎会”会是如此盛况。

绿色的双翼,不详的征兆。

“谢谢。”Rogers向给他搭车的司机道了个谢,带上车门,司机只望外看了一眼,就吓得猛踩油门,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那就是HULK吗?他想到Stark提起过的Banner,他只知道Banner是一个罕见的特殊种,但具体特殊在哪儿,Stark始终闪烁其词……所以,会是他吗?

HULK所在的方向,和Stark大厦所在的方向如此一致,会是一个单纯的巧合吗?不论是不是巧合,既然HULK的暴走引发了当下的灾祸,这件事,就不能放之不顾。

他没有花太大力气就因为强大的共鸣反应顺利“羽化”,Rogers伸展开他的双翼,虽然不及HULK的庞大,但依旧相当有震慑力,泛着洁白的光芒。以前,那些从地球而来的人类常说,他的双翼所散发的光芒,很像是地球上一种叫做“雪”的东西折射出的太阳的反光。


第五章 完

评论
热度(7)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