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Stimmen(DGM同人)~开幕~03



李娜丽是“今日洛杉矶”节目的天气播报员,在同僚眼中,她就是个完美女性,温柔、美丽、富有东方女性的神秘感,而且有着柔和的五官,作为战乱时举家迁到美国的华裔家庭的一员,她从小在美国长大,性格里又带着美式的独立和坚强。

这天傍晚,她像往常一样下了班,走到自己的车位。发动起她的红色PT Cruiser,驶向街道,驶往她的目的地——健身中心的瑜伽班。这是她最近每天的例行活动。

傍晚的洛杉矶,举目望去,云朵已经被落日染成了金黄色,看着就像是熔融的岩浆,从天空缓缓流过。夕阳撒在随意漫步的路人头上,拢起一个金冠,好莱坞山落下的一整片暗影都仿佛臣服在这个不知名的路人脚下,他可以是个穷途艺人,也或许是国会议员,至少夕阳不会在意他的身份,只是率性为任何人加冕。

……

瑜伽班设在活动中心的12楼,在电梯里,李娜丽看到了瑜伽课上认识的米兰达,于是她便上前打了个招呼。

“嗨,米兰达。今天过得怎么样?”

米兰达转过头,看到是李娜丽,激动地靠近她,挽住李娜丽的手。李娜丽感觉到她在发抖。

“太可怕了……”

李娜丽知道米兰达性格敏感,便考虑着该怎么安慰她。

“马利告诉我,斯曼昨晚……被……被人杀了……”

米兰达虽然说得结结巴巴抽抽嗒嗒的,但李娜丽听懂了这句话,她一下子懵了。

马利是米兰达的男友,这是在李娜丽认识米兰达之后,一次闲聊中发现的。她认识马利,因为李娜丽的哥哥科穆伊和马利在一个分局工作,他们常常有往来。

但是最初的震惊渐渐转为恼火,李娜丽是认识斯曼的,甚至可以说,他们是朋友,因为她觉得斯曼虽然看上去少言寡语,但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让李娜丽恼火的是,斯曼是昨天被杀的,而昨天晚上自己的哥哥,科穆伊明明外出工作了,为的应该就是这件事,却完全没有告诉她,让她只能在米兰达口中听说这件事。

“李娜丽……”米兰达怯怯地扯了扯李娜丽的袖子,“到了……”

电梯停下来,所有的人都走了出去。

但是李娜丽已经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放松心情来参加瑜伽练习了。

“米兰达,你先走吧。”

“你不去了……?”

“恩。”

电梯门自动开始关闭,李娜丽伸手按住了开门键。米兰达还没有走出去。

米兰达犹豫了一会儿,大概有三四秒,还是走出了电梯。

“……小心点……”

“知道了,谢谢。”李娜丽看到门上映出的自己最后的那个微笑,有点僵硬。

……

“怎么可以这样!!斯曼是我们的人!凭什么让别人来接管这个案子!?那些FBI以为自己是什么人!?”

“是鲁贝利耶,肯定是他把FBI扯进来的!!”

早晨的办公室,异常热闹。就在昨晚,他们这群为这个城市出生入死的人当中,有一个同伴被人残忍地杀害,弃尸郊外。而今天早上,大家却发现,这个案子已经被移交给联邦调查局处理,他们只能眼睁睁地把同伴的死和真相一起,拱手让给完全无关的人。

“马利!你来了!!鲁贝利耶把……”

“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声音都传到大街上去了。”马利打断乔尼的话。

乔尼不是警探,他应该是指纹鉴定人员,属于科穆伊他们鉴证系统的下属成员。马利记得,乔尼和斯曼似乎私交不错。因为死的是斯曼吧……他们不可避免地将私人的感情带到案子里,有时候这是破案的动力,但是有的时候是阻碍。

至于鲁贝利耶,马利不想再多说什么,他已经习惯了,这是那个铁面中尉的一贯作风。

“马利,这是昨天的调查的书面材料,都在这里了。”托马从他的座位上站起身,将一个文件夹扔到了对面马利的桌子上,因为惯性,文件夹的一角滑到桌外,摇摇欲坠。

书面报告本是大多数警探们最痛恨的部分,况且现在案子已经被FBI接手,再没有必要整理书面材料了,托马却连夜将调查报告调成书面文书整理在文件夹中。斯曼的死,或者说任何一个警探的殉职,都让人激愤。如果不将凶手绳之以法,难以平息分局里男人们的怒火。这是比城市地底的火层岩更加激烈的火焰!

——

科穆伊非常惊讶,因为他在分局的电梯间里看到了一脸彷徨无助的妹妹。他从没有在工作的地点看到自己的妹妹,而且,这个时间,李娜丽不是应该在参加她那个什么瑜伽养身的俱乐部吗?她最近似乎热衷于那个奇妙的活动,虽然科穆伊自己没有办法理解,但他也听说瑜伽在年轻女孩间很流行。

科穆伊的办公处在地下一层,要回去就不可避免地得路过李娜丽。可是莫名的,他不想在这里让妹妹看见他,工作中的自己,和尸体、枪械、指纹库为伴的样子。当然也或许有别的原因……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去泡茶喝而不是在办公室冲个速溶咖啡什么的代替。

“哥哥?”李娜丽还是看见了他。

“呃,李娜丽,你怎么在这里?”科穆伊尴尬地把茶杯放低。

“哥哥,我是来找乔尼问斯曼的事的。”李娜丽直视着自己的兄长,他也许有自己的理由向她隐瞒斯曼的死讯,但是她还是不能立即原谅他。

“你知道了。”科穆伊回答的声音比自己想象的要沉着一点。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李娜丽,分明是知道李娜丽对斯曼的欣赏的。他觉得脸上发烫,胃液在体内翻腾。

“是的,我知道了。哥哥。”

李娜丽将科穆伊撂在电梯间,往指纹检验室走去,乔尼在那里工作。

……

李娜丽走近乔尼的时候,他正在看斯曼的照片。本来放在斯曼的办公桌上,照片中有四个人,斯曼夫妇和他们的女儿米莉亚,还有他——乔尼。照片是在中国剧院门口拍的,当时他们带着米莉亚在那一带游玩,而乔尼作为斯曼的棋友和同事,也参与了这一次家庭出游。

照片中的斯曼将胳膊搭在比他矮半头的乔尼肩上,笑意都能满溢出底片。

“乔尼……”李娜丽小心地拍了拍他的肩。

“咦?李娜丽?你怎么来了?……是因为……”乔尼先是吃了一惊,随即低下了头。

乱糟糟的桌子上堆了一些待处理的文件,电脑旁摆着的架子上挂了几张指纹图案的放大复印件。一杯冷掉了的研磨咖啡就被遗忘在了咖啡机旁,乔尼就坐在这样一堆冷冰冰的废墟中。他的工作就是从那些看似毫无意义的垃圾之中寻找一星半点要么可能推动案件发展,要么可能能够作为判罪证据的东西来。

这不是个有趣的工作,但乔尼从不抱怨。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出入凶案的现场,四处奔波于下城区的街巷,联络散落于各地从不愿好好合作的线人,将所见的蛛丝马迹拼凑成完整的犯罪的画面,并在最终将凶手绳之以法的能力。他想帮上忙,不是为日益下降的破案率,而是为了这个城市,为了心安。

他知道他做不到的事曾经斯曼能够做到,但现在也不能了,因为斯人已经变成了停尸房抽屉里的一具躯壳。

乔尼知道李娜丽是个好女孩,总是将身边的每一个人,哪怕再无足轻重的人都看得比什么都重。她不会对斯曼的死不闻不问的。

“乔尼,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娜丽低声啜泣。

乔尼将自己所知的全部告诉了她,他猜想,即使不想让女孩卷入这个事件,她自己也会想办法进来,与其那样,不如让她少走些弯路比较好。

“斯曼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害的,他是个英雄。”不管凶手是谁,都和斯曼当时的调查有关,所有人都这么想。因为斯曼的搭档证实了,那天晚上斯曼是去和一个声称知道一些线索的人见面。

“可是这个案子你们不能插手了是吗?”

“原则上……对,我们失去了调查的权利……所有的资料,上午,都被调查局的人取走了。”

“那……”

“我们不能展开调查,但有人能!”

“FBI吗?”李娜丽皱起眉头,她不希望让毫不相干的人粗糙地对待斯曼的案件。而她听警员们说,FBI办事的风格一向如此,只是为了目的而办案,无情地剥夺那些受害人的最后一点点尊严。

“才不是他们!他们会把可以翻出来的东西全部打碎……到时候什么也不会剩下!!”

“那是……”

“私家侦探,我认识一个不错的私家侦探,他能赶在FBI前面,为斯曼……”


TBC

评论
热度(3)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