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A Little Bit Tears(枪神AU)第一章

CP:主冬盾冬,科学组

 

“断罪者”

 

人类仰望天空,羡慕“他们”拥有双翼,可以自由地飞翔,却不知“他们”可能反而羡慕地上的我们,无需不停拍打翅膀,拥有可以栖身岩荫的这片大地——

James·Buchanan·Barnes,AKA Bucky,平躺在卡车上,伸展着四肢,他的身边还搁着一个帆布包裹的巨大十字架。作为一名荒漠巡游牧师的所有物,这个十字架显得太过于笨重,不便携带,不过这一点似乎完全没有令Bucky感到烦心。他坦然地躺在这辆几乎只差一步就可以送去报废站的旧卡车车斗上面,呼吸着破败引擎的剧烈颤抖所扬起的尘灰。

距“大坠落BIG FALL”过去已经两百三十六年,初代PLANT已经因为能量的枯竭而彻底消失殆尽,地球军带来的新一代PLANT早已大规模的投入使用。那一天,随着巨大主舰一同降落在这块无人之地的地球军舰队早就打道回府,他们带走了一些迫切渴望离开这个贫瘠星球的富人,也留下了一些把心留在了这颗星球上的人,留下的人中间有军人,也有技术人员。后者掌握着操作和维护新一代能量体PLANT的核心技术,也把握着这颗星球的命脉。

卡车最终在一处山崖上的岔路上停了下来,歪斜的指路牌上,一行小字在滚滚飞尘之后浮现出来——七月市。

“嘿,牧师小哥,这儿离七月市还有段路呢!”卡车司机是个憨厚而不修边幅的中年大叔,虽说还是收了Bucky一点路费,不过在这年头还愿意给来历不明的人搭便车的司机也不多了。

“这儿就不错,我自己走过去吧,多谢了。”Bucky轻松扛起他的十字架,再次感谢了车主。

卡车司机笑了笑,挥了挥他满是油污的大手,踩下油门,朝城市相反的方向开去,心想,这小哥又是一个去七月市旅行的观光客吧。他的工作是为附近的几个城市运货,他很清楚,这七月市非常普通,就和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一个城市一样,全城的电力都靠着PLANT运作着,可能唯一的不同就是在街上总有些慕名而来惹是生非的家伙们吧。

“唷~~~~Jarvis,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呢,你说是不是?”

七月市的中心广场,也就是慕名而来者喜爱聚集的纪念尖碑下,一个歪带牛仔帽,戴着大框墨镜,穿着一件浅棕色小马甲的男人举着他那把红黄相间的巨大手枪,看样子像是在和他的枪说话,引得路人皱起眉头,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他。

不过这是在他的枪回答他之前。

“Yes,sir.”那把外表比较接近M500,但很显然比M500炫酷多了的大枪竟然真的开了口,而且声音富有磁性,这句“Yes,sir.”里甚至还带了几分无奈。

“你说Rogers还要我等他多久呢,电话里听上去他可不像一个不守时的人。”马甲男在纪念碑前原地转了一圈,看见视线中停了一辆冰激凌车,当即愉快地凑了过去。

他买了一大包冰激凌,塞了鼓鼓囊囊一纸袋,回到广场上将冰激凌分发给了在纪念碑附近玩耍的孩子们。于是那些本地的孩子们飞快地接受了这个大玩伴,一个大男人就这么和孩子打成了一片,且颇有孩子王的气质。

此时Bucky已经扛着他的十字架来到了这个城市,和所有旅行者一样,他的第一站也是这个中心广场,这是为了纪念初代自立型PLANT和当时的恐怖组织GUN-HO-GUNS的第一战所仿造的。

他站到广场边的台阶上,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和一群十岁以下儿童混在一起的大男人。

嘴角略一抽动之后,Bucky便恢复平静,缓缓将绑在十字架上的帆布取下,露出里面银黑色的金属十字架,或者说,是一个武器架。这个十字架有个名字,叫“断罪者”,将这把武器交给他的那个人告诉他,它之前的主人曾是这个星球上最好的战士,拥有他无法匹及的天赋。

Bucky用“断罪者”STAUROS那一头露出的枪口对准了广场上的那个穿马甲的男人,那个人和孩子嬉闹在一起,并不好瞄准。

“Sir,3点钟方向有一名牧师装扮的成年男性正在瞄准你,大概还需要3秒就能锁定你了,同时存在13%的误差可能会打中你附近的儿童。”因为拿在手中碍事而插在腰带里的大枪Jarvis好心提醒他的使用者。

男人茫然无措地抬头,正迎上Bucky沉静如水的眼神,糖棕色的眼里出现几分惶恐,他几乎本能地蹦了起来,在原地僵了一瞬之后就那么不管不顾地朝着枪口的方向冲去。同时拔出腰间的Jarvis,朝着天空射了几枪。Jarvis不同寻常的大口径使得发射子弹所发出的枪声也是震耳欲聋。

七月市不大,Jarvis的枪声以广场为中心传遍了整个城市。

也许七月市这个名字本身就不是那么吉利,这个重建的城市或许还是会第二次被毁灭。市民狼狈不堪地逃窜,前一秒还笑靥如花的少女下一瞬便扭曲了花容月貌,广场上的游客更是惊慌失措地四乱奔逃,这一切都是因为那被枪口瞄准的男人对着天空射击所发出的枪声警示。Bucky微微有些动容,他想起了二十几年前杀死的一对夫妇,他将他们射杀在自己的豪车中,但是他们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个举动,是竭力将飞驰的车子撞进一个无人的小巷。

那对夫妇是Stark保险集团的拥有者,他们掌握着这颗星球上大部分二代PLANT的使用技术,是手握星球命脉的独裁者,而Bucky今天要杀的,是他们的独子——Anthony·Stark,AKA Tony,也就是接替他父亲掌握Stark产业帝国的人。

Bucky没有想过见这个男人的第一面会是看到他在一群孩子当中笑得毫无心机,他感觉记忆中自己也曾经历过这样的场景,笑声和柔软手掌的触感显得那么真实和温暖。他搭在扳机上的手指有些犹豫,不过也就那么一瞬,在并不习惯战场的Tony·Stark面前,那一瞬也救不了他的性命。

“Sir,Mr.Rogers来了。”

有那么一瞬,Tony以为这就是他人生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了,他大概花了半秒的时间飘忽地觉得爱枪的这句话作为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实在是不够有分量,然后又花了半秒的时间醒悟过来,这不会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因为Rogers来了。

Bucky不再迟疑,扣下扳机,眼前却是一花,被一阵强劲的气流冲地朝后仰跌了下去。他顺势一滚,在沙尘中眯起眼,一抹湖蓝色的影子在他的目标附近晃过。长久以来在死亡线上摸爬滚打的经验告诉他,不能让那个影子近身,一念及此,Bucky果断放弃了这一次袭击,“断罪者”的枪口在一片扬尘中收回,连带它的使用者一起消失在了飞沙走石之中。

逃过一劫的Tony睁开了为了躲避飞石而紧闭的双眼,望着来人,狼狈而愉快地笑了起来,“嗨,Cap.”

被称为Cap的这个男人正是Stark产业的最高掌权者,被誉为是PLANT技术研究天才的Tony·Stark千里迢迢赶来七月市会见的特殊自立型PLANT——Steven·Rogers。两人早就通过通讯器交流过多次,Rogers知道Tony并不是一个以战斗能力自立的人,他的价值在他对PLANT这种未知技术的超直感洞察力和本身智力上的天才,这种天才才是Rogers极力想拉拢的,为了他们自立型PLANT的继续生存。

“受伤了吗?”Rogers弯下腰,拉起Tony,结果后者龇牙咧嘴地哼哼起来。

“好像扭了腰……等等我让Jarvis看一下没事的,倒是你,是碰上什么麻烦了吗?”Tony咧咧嘴,扶着腰折腾起来,活像是床上运动用力过猛之后的惨状。他用余光瞥一眼被扬尘弥漫的广场,刚才那些孩子早已不见了踪影,他松了口气,又有些落寞,捡起刚才慌乱中落下的爱枪,出神地瞅着那个杀手消失的方向,嘴里有那么一点苦涩。

Rogers不知道Tony在发什么呆,前后扫视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过他作为一个各方面生理机能都超越人类许多的PLANT,看见广场附近一个一半坍塌了的阳棚下面,一截浅黄色的袖子露在外面,一只染血的小手从袖口中露出。

只一瞬间,Tony也看见了那只小手,他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血液循环都冷凝了。他没有注意到身边的Rogers已经跑了过去,手脚并用地在被刚才的枪击中炸得有些不平的路面上跌撞了过去。Rogers觉察到Tony的恍惚,不过孩子的性命为重,他也没时间多想,赶紧搬开了压在那孩子身上的碎片,Tony立即扑了上去,将头贴在那个小男孩的胸口。孩子已经停止了心跳。

Tony扔开枪,努力地按压男孩的胸口,又做了几次人工呼吸,不见起效,他继续一下下按着孩子不再起伏的胸口,几乎把尸体的肋骨按断。

“Sir,住手吧,他已经死了。”Jarvis出声提醒,他是个AI,他不知道Tony为何一直在做着无效的抢救。

Tony没有因此停下,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仿佛在忍耐什么。最终,他还是住了手,颤巍巍地站起来,低头卷了卷擦破的衬衫袖口。路过Rogers的时候抬起头来,清一遍嗓子,对他说,“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谈。”

Rogers其实可以把Tony拉开,可是他没有,他直觉Tony不需要他劝慰,至少现在不需要。于是,他跟上了这个有些狼狈有些悲痛的背影。


第一章 完


评论(2)
热度(5)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