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坑不语真君子,久催不填伟丈夫!微博:马耳他之鹰

Oracle Land 1-2

(连载中)


这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 星期四天使

 

Sam初遇Castiel是在一个星期四的凌晨,大概就是只差半分钟就还是星期三的那个时候。当时他以为Castiel是Dean的朋友。

那天Jo也在,而Dean则是醉到了会在Jo眼前死死搂着一个陌生男子,从门外栽进来的地步。那个陌生男子就是Castiel,当时全家人都以为他是Dean的工作伙伴之类的。

并不是Bobby的每一个生日都是那么混乱不堪的,以前不过也就是比一般聚会会混乱那么一点。那天Sam本该早早放下酒杯,拿上一碟自制三明治就上楼复习他斯坦福大学法律预科的课程去的,任凭亲朋好友们在楼下折腾。他暗暗打定主意,明天上午一早就去学校,绝不心软去打扫那些家伙留下的一片狼藉。

他应该长点心的,当生日聚会从Bobby自己家里迁移到了Winchester家的时候,Sam就该敏锐地嗅出危机的味道来。

“God……”当他打开大门的时候,Jo一脸不悦地推开了他,径直走向酒柜,她的母亲和Bobby接踵而至,浑身酒气,不过看起来还算清醒。Sam的父母John和Mary则哭笑不得一左一右地架着Mary的父亲Samuel踏进了家门。

“你外公醉得不轻,小心点,别让他吐在我的地毯上。”两人自己也清醒不到哪儿去,将Samuel扔给可怜的Sam后,Mary还特意嘱咐了他一句。

Sam早就习惯在这种情况充当看护人,再说自从他中学毕业之后个头就猛长个不停,直接赶超了老爹和哥哥,而且丝毫没有停止的趋势,很快就变成了家族公认的最佳劳动力。

“Dean呢?在停车吗?”将壮实到令人惊叹的外公甩在沙发上之后,Sam想起来还没见Dean进来。

“他啊,中途出去买派,然后就失联了。”Jo语气不善。

“什么叫……失联?”Sam有些懵,瞅瞅其他人,只是举目望去,都是醉猫。

“就是电话不在服务区。”还是只有Jo不悦地解释了。

“买派?什么时候去的?”平时Sam还是很擅长察言观色的,不过现在似乎不是察言观色的时候,顶着Jo能杀死人的目光,他还是勇敢地问出了心中所惑。

也就是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打开大门,Dean就像一个树袋熊一样搂着一个一脸老实相的陌生男子,那男的似乎不觉得尴尬,面无表情地放任Dean挂在他身上,进了屋。

手忙脚乱地把Dean从人身上扯下来,扔到Samuel边上,Sam才注意到送Dean回来的那个男人似乎挺清醒的,应该是没喝酒。

“多谢。”

“为什么?”男子从进屋之后就站在Dean身边一动不动,只是观察着Winchester家的家居装潢,脸上微妙地带着一点好奇。就像是从不出门的小孩子难得被带到游乐场,看着别人玩得高兴,跃跃欲试却又有些紧张不安的样子。

“哈?”Sam愣了,他万万没想到这男人会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这不是很明显么……常春藤级别的大脑也当机了,微微甩了甩脑袋,才总算憋出一句,“谢你把我哥送回来……呃,你是他的猎人朋友吧?怎么称呼啊?”

男人谜一样沉默了二十秒,道:“我不是猎人,我叫Castiel。”

“哦,那你是干嘛的?”Sam有些郁闷,他不知道Dean除了猎人之外还会有别的朋友,事实上他哥除了认识猎人就只认识些恶魔了,后者一般都死了。不过万一这个Castiel只是个普通人,那就麻烦了。

“我是个圣天使。”Castiel严肃地说。

 

  • 为上帝带盐

 

因为还没有正式继承文人,Sam没有文人基地的钥匙,不过比起直接告诉老爹Dean拐带了一个天使回家,还是走曲线救国路线,把钥匙从老爹那儿偷出来,去翻找下过去文人留下的资料以证实这个天使所言不虚,再跟大家解释比较好。

“我问过Samuel,他说过去没有猎人听说过有天使这么个玩意儿。”罪魁祸首Dean风轻云淡地拍了拍他们带翅膀的小伙伴的肩膀,顺手感受了一把,嗯,骨骼没有想象中那么清奇嘛,一定只是哪个猎人朋友为了耍他找来的托儿,或者只是个二货在吹牛逼而已。

“……这只是个容器,你摸不到我的翅膀的。”Castiel还是和开始一样淡定,也没有跟兄弟俩预计的那样逢人就吹嘘自己是个天使。或者说,在其他人问起他是干什么的之前,就被Sam拉出了屋子,并循循善诱,绝不可以对别人说自己是个天使,这是人类的风俗,既然在人间,就要入乡随俗。Castiel接受了这一说法,并在Dean醒过来之后得到可以假称自己是个税务员的建议。Sam觉得Dean大概是想到了死神和税务的俗语,不过人家又不是死神,只是个天使啊,这两者差距还是蛮大的吧。

“没有听说过不代表没有不是么。”Sam从文人基地的书架上找到一些关于天使的记载,放到Dean面前。

“干嘛?”

“一起看。”

“我讨厌看字。”

“……”

“那我来看吧。”Castiel自告奋勇。

……

Dean酒醒之后也不太记得是怎么拐到Castiel的了,他只隐约记得自己喝酒喝到一半突然很想吃派,就开着Impala出去找地方买派,然后这个天使小哥突然出现在他的爱车前面,他来不及刹车直接撞了上去。

“可是我没有撞到人的触感,刚检查Impala也没有什么痕迹。”

“他瞬移了?”

“也可能是我眼花了根本就没撞到他。”

“那你怎么被他带回家来了?”

“我不记得了。”

“你驾照上有写你们家地址。”Castiel插了一句。

——

翻看了一个下午的资料,他们虽然找到很多关于天使的宗教传说,不过却没有找到有明确的和天使接触过的记载。

“你给我们看看你翅膀呗。”Dean建议。

“……在这儿?不行,在这样的室内展翼很危险。”Castiel拒绝展翼。

“我记得这儿有个密室,过去是用来审讯恶魔的,在那里展翼如何?”Sam提议。

于是三人来到那个密室,打开电灯,昏暗的灯光光束笼罩在密室中央用红漆绘成的恶魔陷阱之上,那里安置着一把绑着些束具的椅子。

Dean打了个寒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有些不详的预感。”

角落中的木架上摆满了色泽蹊跷的玻璃罐,Sam走过去瞧了瞧,“我们把罐子拿出去,免得待会儿要搞出什么大动静来碰碎了。”

“不会有太大动静的……别碰那个。”看清一个罐子上的纹路,Castiel出声警示,不过这个警示的口吻过于随便,以至于也听不出是个警示,Sam顺手就拿起了那个罐子。

只听那罐子尖叫了一声,震耳欲聋,Dean本能地捂住了耳朵。

“F**K!!!那是什么鬼?!”

“你刚刚放出来一个怨灵。”Castiel闭上眼,好像在感觉天地之灵气似的,感受完了之后,很淡定地跟Sam说。

“怎么办?!”Sam目前只是个实习文人,怨灵这种事情只在资料里见过,顿时就不淡定了。

好在Dean对继承文人兴趣缺缺,从小热爱和外公一起外出狩猎各种恶魔啊恶灵啊妖怪啊什么的,对此经验丰富。当即抄起柜子边上一根铁棍,信心满满成竹在胸地站到了弟弟的面前,虽然个头不够高挡不住Sam,不过这种英雄救美的快感还是让Dean感觉相当愉悦的。

怨灵一边尖利地大喊大叫一边冲兄弟俩直冲过来。“砰”得一声,Dean甩着的铁棍挥了个空,那影子被关了那么久不运动似乎一点也不妨碍它以异常灵活的方式在密室里横冲直撞。Sam开始庆幸自己刚才顺手把门关了,不然这玩意儿放出去,要是把外面弄乱,老爹大概会先把他打死再问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就算一直自称是经验丰富的猎人,Dean也不过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猎人,平日狩猎还是助攻为主,没怎么单干过,此时又一心想着护着弟弟,不好随心所欲地躲闪,局面顿时有些不妙。

那怨灵冲了一会儿又瞄准兄弟俩发起了第二轮攻击,这次比上次更加快,肉眼简直跟不上那玩意儿的节奏,于是兄弟俩非常不争气地放弃了主动攻击,齐刷刷趴倒在地上,想着先躲过去再说。

五秒之后,除了Dean扔下的铁棍在地上当啷当啷滚动的声音之外,周遭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人抬起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得漫天飞舞的盐呛得不轻,只见Castiel站在房间中央,灯光之下,一双巨大翅膀的影子投射在他背后的墙上,他就那么站在那儿,脚下旋转的风刮起了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盐,整个房间被盐花笼罩。

那怨灵简直心塞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叫也叫不出声了,困在盐中,动弹不得。这下Dean回过神来,神勇地冲了上去把罐子扣到怨灵上面,大喊一声:“Sammy!你记得封印这玩意儿的咒语吗?我忘了!”

——

最后还是Sam把怨灵重新封印了回去。他们也彻底相信了Castiel的身份,不过还是有一些疑虑的。

“那么多盐是哪儿来的?”

“我是一个圣天使,我为上帝带盐……”Castiel严肃地回答。


评论
热度(1)
 

© 江湖人称绵里针 | Powered by LOFTER